规画下半场/退休再念大学 成绩单女儿签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连刷过牙都不记得,退休七年的陈起贤大笑说,重新上大学,记忆力是最大考验;幸好课程多的是术科,仕女画、山水图、篆刻,考验的是耐心和时间,「勤能补拙,这我最会」。

全家都赞成医管硕士妈妈重当大学生。在香港工作的女儿说:「妈妈你好好念,我现在当你家长,成绩单要给我签喔。」母女约法三章,只跟自己比,不跟年轻同学较劲;只要老妈进步,女儿就酌发奖学金。这年,两千港币汇入老妈户头。 

「她说这是她人生最美满的时光。」和大学生妻子从台中搬家到台南的郭龙达说。这段「不为什麽、只为自己」的学习生活,是她为自己做过最好的决定。

从台中荣总医检师工作退休後,陈起贤像所有退休族,狠狠做尽一切上班岁月不能纵容的事:追剧、看网路小说。但一阵子就腻了,「我从梦中被这个念头吓醒:我还没很老,就要这样吃喝玩乐到尽头?」

她去上社区大学、报名各种课程。陈起贤和先生爱茶,加入茶会,「打开了追求美的眼睛」。

在租的学生宿舍里,陈起贤端坐茶席前,屏气凝神,置茶、注水。她解释,从茶具、席方、席上花、挂画、焚香,一样样都可以追求美的极致。席方画的是她初学作品,竹下小黄鸡。因为茶道 ,她上大学学书画及篆刻;先生也随班附读,主攻「土木」:陶作及木雕。

郭龙达说,未来大家都要有至少活到百岁的觉悟了,终身学习是必然。 少子化之下,许多大学都想办法找活路,「与其找外籍生,不如开放多元管道让退休人士重回校园」,追寻以前为了找工作而放弃的科系,或者圆一个「戴方帽子」的梦想。

上大学,不见得要和年轻人挤破头去考试,有很多管道,包括由推广进修部上课,再转进正式学程。郭龙达说:「很多人不知道,很可惜。」

陈起贤说,她偶然知道有南北各有大学有书画系,可以用过去学历,插班上大二。招生人员问她为何不念硕士?她说,不要啊,就是要学基本功啊。三个月内搞定申请、录取、搬家、重作学生。

有时不免担心:「有老人家当同学,年轻人会不会讨厌?」她还对儿女民调,正反各半。陈起贤说,连系主任都担心老同学会对年轻人太唠叨,特别叮咛:「他们家里有爸妈了。」

同学年纪都比她的儿女小,她要大家叫她名字就好,大家是同学,是平辈,「叫我姊,是你的修养;但叫我阿姨,听了难过啊。」

人生历练也让她懂得自嘲:上体育课打保龄球,小朋友都姿势优美,「我得扶着膝盖」。老师示范画法,不厌其烦,「我还是赖皮说,『老师,我的记忆力只有三秒钟,可以录影吗?』」

早已拜师学画的她说,大学课程给了书画技艺背後的基础理论,非常紮实。教授年纪比她小,「认真得不得了。老师认真,我就 用更认真报答」,通识课的音乐及哲学,她都爱不释手。

她翻着讲义、上头是密密注记。除笔记遵循「古法」之外,教学网站上有所有乐曲、上课录音、授课 ppt。网路及英文,常是老学生的障碍,但陈起贤无碍。「你看,从巴洛克、浪漫派到现代,乐团编制、乐器。什麽咏叹调、朗诵调,以前鸭子听雷,现在终於懂了,超好的!」

听着音乐,她常常熬夜画画、写字,先生说,她丢掉无数才交一张满意的。陈起贤盘算着:「我要延毕。」因为这张画完,还有无数张可以画。人生还长呢。

「大龄学生」陈起贤画的仕女图。记者梁玉芳/摄影
陈起贤上大学主修书画,都是因为茶道,开启对美的追求。记者梁玉芳/摄影
「大龄学生」陈起贤上大学主修书画,都是因为茶道,开启对美的追求。图右的席方画的是梅花,是她珍藏的教授作品。记者梁玉芳/摄影
陈起贤上大学主修书画,都是因为茶道,开启对美的追求。记者梁玉芳/摄影

延伸阅读

.退休准备大调查/5大指标测验你的退休力

.报导/超前部署百岁人生 你准备好迎接「无退休时代」了吗?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莫斯科芭蕾舞团首演取消 二采结果延至17日公布

2021-4-2 2:41:07

佳家资讯

怀疑外遇…她拿木砧板重击丈夫致死 屏东地院判8年6个月

2021-4-2 3:21: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