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分享内容

    • 查看作者
    • 上古泰皇

      6亿年前,距离地球550光年的浩瀚宇宙中曾经存在着一个强大的文明,叫做天眼。 四颗恒星以菱形分布,包围着一颗主星,看似人的眼睛。主星的周围环绕着上千颗行星,组成天眼星系。 那里的智慧生物已经掌握利用能源无限延长生命的技术,他们称自己为创世之神的后裔,是已知宇宙文明中最具智慧的生命体,神族便诞生了。 数十万年过去,天眼星系的每一颗行星都遍布着神族的子民。神族有史以来最强盛的时刻来临,然而一位天才少女的出现,打破了天眼文明的秩序,改变了万亿族群的命运。 智慧是灵魂结晶的理论将整个天眼文明推向毁灭的道理。随之而来的是战争,天眼主星被毁,能量波动将上千颗行星化作尘埃,形成无法消散的白色粉絮。 那便是传说中鬼宿星座困住的积尸气。星系外围,游弋着一艘小型方舟,里面封存了一个婴孩儿,是天眼文明神体研究的试验品。 恒星爆炸的余波推着飞船向着一处虫洞驶去,不久后出现在太阳系,一颗小行星的上空。 百年后新的文明出现,但是高等的智慧生物只有他一个,换言之是一个人的文明。 他将居住的行星命名为泰星,希望一切安好不会重蹈天眼文明的覆辙。

      人类发展的历史除了血腥的战争,也是一部探索大自然与宇宙奥秘漫长的求知历程。2016年7月3日,由国家发改委批复的FAST主体工程顺利完工,坐落在贵州省平塘县世界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中国天眼宣布正式完工。它的出现引起了美国著名科学家霍金的关注,并曾多次告诫中国。人类还没有抵抗外星生命体入侵的能力,探索宇宙起源对暗物质与暗能量的研究有可能招来祸端。

      因为早在十年前,美国宇航局意外捕获与破译了一则来自外太空的暗弱射电脉冲信号。“我们的家园已经毁灭,迷茫的未来只有孤独的你。Dang!”

      他们根据脉冲信号传播的速度推测,那颗星球在十几万年前就已经毁灭。而未知外星生命拥有的科技显然是超越地球人类的,因此忧心不已。至今霍金去世,他还不忘惊世众人,提早的回应与接触外星文明,可能会导致人类的灭亡。

      斯人已逝,惊世之言却不曾唤醒世人的注意。此时人类的科技发展似乎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尤为迅猛,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步入人工智能时代。然而脆弱的地球同样以迅猛的速度,遭受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破坏,全球气候的突变让科学家们束手无策,不得不思考数百年后的人类将何去何从?既然气候无法改变,也只能在基因上寻求突破。改变遗传基因从而提升人体抗寒耐热的研究加速进行着。人类正踏足崭新的领域,全球各国的科研人员称之为“造神计划”,以改变基因产生良性突变而非恶性变异的活体研究一时成风,人类的道德底线荡然无存,而文明的进程隐隐进入了基因时代。似乎百年后世间将没有凡人,人人都可成为超级英雄,蜘蛛侠与绿巨人也不再是漫画中的人物。

      “你相信世间会有轮回吗?”

      两个恋人依偎在一起,女子慵懒的寻问着,而男子的目光停留在远处正在除草的工人身上,一脸的宠溺,说道:“我不相信,若是有轮回,人们便不会珍惜当下,又有谁肯付诸一切?”

      他的回答让一旁的恋人很是不满,女子噘着嘴埋怨的说道,“是吗?我以为你愿意百世轮回都与我在一起呢。”

      男子依旧保持着灿烂而宠溺的微笑,他曲指在对方鼻尖一点,说道:“我更愿意珍惜当下。”

      他名叫王诩,自幼便失去父母与爷爷相依为命。几年前爷爷也去世了,他卖掉房子与女友一同留学英国。生活对于这个年轻人而言,没有想象中那般困苦,因为他一无所有,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也许正是乐观的心态,才会赢得上天的眷顾,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走出困境,登上人生巅峰。他的人生轨迹如自己料想的一般,与初恋女友结婚,一同创业,在中国南方的大城市拥有一家市值十几亿的公司。仿佛一切的一切早在十年前就已经预见到了。混迹商场多年,与人博弈而推演棋局可观三四步者视为奇才,而王诩正是这样的商业奇才。

      从公司初立时,他便知晓未来的商业竞争会是多么惨烈,于是隐于幕后负责企业竞争情报的搜集,而妻子夏云诺从未质疑丈夫的决定,自愿站在台前为他遮蔽风雨。

      成功的道路岂会一帆风顺?这天,出事了。公司为了扩张渠道,进一步控制整个江苏市场A品牌的独家代理,一次性,就从厂商进了2亿的货。如此重大的决定,作为公司副总的王诩竟一无所知。妻子的举动让他很是费解,因为公司出售的商品是快消品,保质期很短。这样的行为无异于是在赌博,成了厂商将受制于代理商,被牵着鼻子走。可若是败了,市值十几亿的企业瞬间就会崩塌。本想责问妻子为何做出如此冒险的事?可出现问题后,妻子就晕倒了,正在市医院休养。王诩明白,责备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毕竟2亿的商品还有十之八九存放在仓库,再拖延耽误若是过期了,就没有一丝挽回的可能性。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

      夏云诺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发出微不可查的呢喃声。她偏着头,一行清泪浸湿了枕角,留下一片水渍。不远处的丈夫面色疲惫,指尖敲打着膝盖,正屈膝端坐着。妻子似有些不甘,言语中透漏着委屈的味道。

      “只是想早点结束这一切,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都是老夫老妻了,说这些...也太见外了。”

      “如果...真的过不去,我们...就离婚吧。”

      显然这样的话并非妻子本意,只不过是怕公司倒闭连累到丈夫而已。王诩立起身,轻轻拍了拍夏雨诺的后背说道:“还没到那一步,别多想了。难得清静,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我接你回家。”

      就在王诩推开房门的瞬间,微风伴着消毒水的味道抚乱了妻子的发丝。泪水迷离了眼眸,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会解决眼前的危机,就如同往昔经历的坎坷总会在男子谈笑间轻松搞定。然而这次不一样,没有顾客会蠢到购买保质期过半的产品。解决的方法无非是降价处理,挽回些损失。至于公司的未来,将会因此次重大的失误,一蹶不振。想到这里,她紧咬下唇,心中的懊悔与对丈夫的歉意,似乎只能用疼痛来麻痹。

      “傻瓜!一切...都结束了。”

      她知道丈夫已经厌倦现在的生活,这次孤注一掷无非是想给他份惊喜,让他过上想要的生活。不料却被人利用,让公司陷入必死的僵局。听着皮鞋与地板有序的啪啪声回荡在医院的走廊,口腔内满是腥甜的味道。

      医院一旁的道路边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王诩没有立即离去,而是静静的坐在车内思考。南方的夏天着实闷热,不一会儿车窗上布满水雾。透过天窗的缝隙,望着病房微弱的灯光,他暖暖一笑。在外人面前,妻子保持着女强人高傲的姿态,强势的一面让与之打过交道的人称赞不已,可他们不知其实夏云诺胆子很小,丈夫不在家的时候,一个人睡觉连灯都不敢关的。王诩感受着路边呼啸而过的车辆和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指尖在方向盘上不停的击打。每每陷入沉思,他都会不自然的用手指敲击东西。他很想戒掉这个坏毛病,因为敏锐的商人会通过细小的动作察觉对方的想法。他便是个中高手,懂得控制与运用微表情,在谈判时佯装传递假的信号给商业对手混淆视听。而自己却总也改变不了这样的坏习惯,貌似条件反射一般。

    • 0
    • 0
    • 0
    • 1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