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咖啡馆聊生死,正面看待人生最后一段路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爸爸是2011年2月1日过世」,事隔多年,郭慧娟回首当时的慌乱、措手不及,仍历历在目。

那年1月底,郭父因肝指数上升住院,医生判断是小病评估2天就可出院,「没想到爸爸却陷入昏迷」,郭慧娟忆述,医生问「要不要插鼻胃管?」她想起爸爸曾交代不要插管急救,「但是不插管他就走了!」经天人交战,她决定请医生插管。

插管后,郭父昏迷的状况并未改善,郭慧娟和家人讨论后跟医生说:「就顺其自然吧!」签下不施予心肺复苏术。郭父从病倒到离世不到1周。

郭慧娟将自己在台中大坑的一栋房子命名「生命聊愈馆」作为「死亡咖啡馆」的据点,常常举办生死教育的聚会及课程

郭慧娟将自己在台中大坑的一栋房子命名「生命聊愈馆」作为「死亡咖啡馆」的据点,常常举办生死教育的聚会及课程

父亲主动谈死家人不留遗憾

「生命这堂课真的很沉重、很难」,郭慧娟说,「我们很幸运,爸爸曾有跟我谈」。

时间回到2008,郭父当时70几岁,有慢性病但还算健朗。郭慧娟说,每当爸爸主动提起身后事,「我将来骨灰想要用撒的」,弟弟都马上说:「不要想那么多啦,你会呷百二啦!」

几次之后,郭慧娟好奇「爸爸有话没讲完,要找机会问他」,怕尴尬,她跟爸爸说,「我要做研究,你可以让我访谈吗?」父女坐下来开始聊了一个半小时。

郭父讲希望的临终医疗、期待的安葬方式,还说走的时候不想穿寿衣,想穿某一套西装,西装放在某个柜子里…。郭慧娟才知道,原来爸爸都在想,想得好清楚。

3年后,郭父送医到离世,虽然过程慌乱,许多事需要短时间做判断,但妈妈与弟弟信任她,而她也明了父亲想要什么样的生命尊严,「我们家几乎是没有遗憾,非常圆满」。

办活动聊死亡 结合互动桌游

「爸爸是我做生死教育的导师」,回想起当年处理父亲身后事,郭慧娟很感恩。其实郭慧娟一直是国内「谈生论死」领域的先驱。

郭慧娟身兼内政部「现代国民丧礼」编撰委员、「现代国民婚礼」主笔、殡丧业「礼仪师证照考试」教科书编撰,以及「殡丧业资讯网」的总编辑,是「礼俗权威」。

长期关注并推动生死教育的她,2014年从英国引进「死亡咖啡馆」,力推「我们一起聊死亡」,希望打破国人避讳谈论死亡的禁忌,勇敢承担生命失落。5年多来,办了300多场活动,辅以自行研发的桌游、戏剧,让参与者正面看待人生最后一段路。

捍卫生命尊严身后事无禁忌

引进生命咖啡馆、从事生死教育6、7年,郭慧娟听闻太多因为至亲离世而生的遗憾。

有学员流泪跟她说,父母先后过世已经够难过了,没想到兄弟姊妹为了争产,从此不相往来,「爸妈没了,连兄弟姊妹也没了」,她因此得了忧郁症。「生命的功课很复杂」,郭慧娟感叹,坦然面对可以降低许多遗憾。

也有老人家跟郭慧娟说,到了一定年龄总是想着:「不知道会活到哪天?」但无法跟家人谈身后事,感到很孤单。

郭慧娟表示,「人生到最后,我的孩子、家人可以陪伴我,知道我在想什么,该交代的都交代了,那种交代不纯粹是『我说你执行』,而是你们懂我,了解我想要的生命尊严、我对生命的态度」;谈死亡不仅是为防止遗憾,更是积极的带来人生下半场的圆满感受。

学会善待自己不会等到下次

聆听、处理「生死交错时刻」的议题,预为死亡做准备,成为郭慧娟的生活日常。对她来说,面对死亡,就是学习如何快乐活在当下。

郭慧娟不久前开车载妈妈出游,妈妈看见路边有个市集,「看起来很有趣」,她想要停车被妈妈阻止:「下次再来好了。」

过阵子妈妈想起,「我们去找找」,结果开车绕了好多圈,怎么都找不到,郭慧娟说,生命有限,想吃的东西立刻去吃、想说的话要马上去说,「我不会等下一次,因为,很可能没有下一次;因为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所以要善待自己、善待身边的人、乐于分享、重视每件想做的事」。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不会,也不懂。」郭慧娟笑着说。改变社会「谈生死」氛围的同时,或许改变最深刻的是自己,她因此更认识生命、更懂得珍惜。

死亡咖啡馆谈死不忌讳

「死亡咖啡馆」活动2010年从英国开始,用一种坦然、正面态度讨论生命和死亡的话题,这个理念获得世界各地响应。在2014年由郭慧娟引进,但这几年因应需求,形式持续成长变形。

从一开始的单场分享活动,发展出工作坊、系列课程的其他面向,例如:临终关怀、悲伤辅导等,这两年还导入桌游与戏剧,做种子教师培训。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谈死亡的8个时机,聆听是最好的沟通

2020-4-18 10:53:59

佳家资讯

长期便秘会引口臭!拼命刷牙不够,还要做到4习惯

2020-4-18 11:03: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