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新闻里的印尼防疫?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只要不检验,就不会有确诊数。」在3月2日之前,印尼零确诊病例不时成为人们的调侃对象。

印尼并不是唯一被怀疑检验量不足而导致确诊数失真的国家。在这之前,台湾邻国日本、韩国,以及经常成为怀疑对象的中国大陆,都在怀疑清单中。相比中、日、韩归咎于执政者的不作为,印尼的明确因素——检测昂贵,所以不测——会让人觉得已是答案本身,而不需要追问下一个「为什么」。

这样的理解不完全正确。本篇文章不打算说明印尼其实很好或更差,而旨在讨论当我们透过新闻片段理解他国时,背后可能还意味着什么?

在3月2日之前,印尼零确诊病例不时成为人们的调侃对象。图为学生表演防疫戏剧

在3月2日之前,印尼零确诊病例不时成为人们的调侃对象。图为学生表演防疫戏剧

印尼零确诊的质疑

最早对零确诊提出疑虑的是《雪梨晨峰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其1月31日的报导中,引述艾克曼分子生物研究所(Eijkman Institute for Molecular Biology)的主任安民(Amin Soebandrio)证实,印尼缺乏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下称新冠肺炎)的专属检测器材。

数日后,安民澄清原意是指艾克曼分子生物研究所缺乏器材,而非印尼整体缺乏。艾克曼研究所是印尼仅有的三家获世界卫生组织(下称WHO)认证的生物研究实验室,但只有直属卫生部的生医中心Balitbangkes,被授权执行检测新冠肺炎。

2月2日,印尼从武汉撤侨238人,被安置在纳土纳岛(Natuna)隔离。纳土纳岛位于南中国海,除了去年12月至今年1月间,因中国军舰宣示海域主权驶近,才引起印尼国内关注,此前一直都在政治与经济上位处边缘。

隔离初期,岛上居民曾爆发抗议,认为政府并没有做好事前沟通和安全措施。因昂贵而不检测的认知也自此开始:一名卫生部官员对外告知,由于返印人员均无症状,加上价格昂贵(10亿印尼盾,约220万台币),故不做检测。这段期间,隔离人员只观察是否出现症状。卫生部长也在不同场合为只进行少量检查辩护:「我们必须理性地避免预算不足」。

如果是基于各国撤侨后均增加确诊数,而认定印尼零确诊「很奇怪」,原因可能是我们没完全理解各国面貌。例如加拿大从武汉撤侨、印度645人、尼泊尔175人、马来西亚第二次撤侨的89人等等,皆经检测显示未确诊。

此外若按照标准程序,只有在中国通过健康检查的人士才得以搭上撤侨专机,应是「无确诊」才合理。至于最后仍出现确诊,则与新冠肺炎特性有关。

印尼的检测费太高?

印尼的检测费真的太高吗?根据报导,由WHO提供的试剂,在马来西亚约为100马币(约716台币)。

不过,检测成本并不只在试剂,后续运输、检测与人事都是一笔庞大开销。由于准备不足与平日需求不高,即使是同样的检测,在公卫体系较落后的国家,其检测成本很可能不会随着人均所得而下降,反而更高。若仅基于没有执行超出WHO指示规格的检测,而被视为防疫能力差,其实并没有考虑到成本与负担比,以及全球经济发展不均的背景。

若根据WHO对可疑案例(suspect case)的解释 ——包括有急性呼吸道感染并从疫区返回的14天内出现症状;急性呼吸道感染与接触史;急性呼吸道感染以及没有其他确诊病因——台湾无症状仍检测,或有其他病因仍回溯式检测的做法,以当前结果来看,的确能够更成功地应对病毒的狡猾特性。

一些论者认为,质疑印尼没钱做检测,其实反映了台湾人的刻板印象与傲慢,但笔者必须强调,金钱的确是因素之一,但社会不应以「偏见」之名,盖过需直面的事实。

从检验开销来看,印尼政府不至于无法给付。面对旅游业重挫,印尼曾高调宣布将花费720亿印尼盾进行旅游推广,但在舆论批评(针对聘请网红宣传的预算尤其激烈)和出现确诊后撤回。显然在防疫前期,印尼政府的重心更着重于经济。

此外在印尼,其他传染疾病更具威胁,例如结核病与疟疾,造成过百万人感染。虽然近年来,印尼在对抗结核病上已取得明显成果,但仍然承担高医疗负担比。点开台湾疾管署的旅游疫情建议分级别网页,可以发现印尼在兹卡病毒、登革热、麻疹和白喉中,也列为一级注意。

他国对WHO的认知

站在印尼官方立场,遵守WHO规范被视为防疫的重要一环,也能藉由国际组织的评价取信于国民。作者比较分析WHO发布国际关注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的时间,H1N1花38天、兹卡病毒65天、伊波拉花上最久的138天。公布速度除了反映病毒传染差异,可能原因还包括对美国是否已造成影响。

过往例子显示,PHEIC与是否有美国公民感染有关。因新冠肺炎所发布的PHEIC,也是在美国第7例确诊的1月31日公布,但因中国确诊例大增,国际焦点仍集中在亚洲。无论过去与现在是否出现偏帮中、美因素,都必须了解到WHO对公卫体系较弱的国家所具有的权威作用,同时也更能理解WHO的判断失误,对部分国家所造成损害之巨,而不只是误信如此简单。

在台湾乡民眼里,WHO(或者常被嘲讽为CHO)已经相等于亲中与不可信任的组织,如此评价自然有所偏颇,也说明了台湾对遵守WHO规范所代表的意义与认知感受的不同。台湾读者过去比较留意到WHO对中国防疫的赞许,也就更深信出现偏帮。

WHO这类「爱的鼓励」并不只限于中国,例如称赞印尼撤侨反应、越南高效防疫、新加坡防疫措施,和表达对马来西亚防疫能力信任等等。这些国家与台湾相较或许不那么亮眼,但必须放在当地脉络理解,且当地媒体往往会报导WHO的评论,借以建立防疫信心。

印尼的医疗状况

印尼的医疗状况并非那么糟糕。在一项全球卫生安全指数评比中,印尼的防疫、侦测与反应评比皆名列30至40之间,在总共195个国家中,不算太差。然而其实时监控能力低,仅能排在第90名。

作为新兴国家,印尼医疗硬体设备近年有显著成长。且为了落实全民可负担医疗,政府积极推广全民医疗社会保障(BPJS),覆盖两亿人口。不过,受限于未成熟的公卫习惯、医疗人员不足、地理分散(全球最大群岛国家)等因素,在实际操作与发挥时,仍面临诸多限制。

印尼并没有独立于政府的防疫指挥部,目前仍直接由卫生部负责,且检疫机构也非独立,更容易加深外界的不信任。YouGov在1月31日至2月11日期间的简单调查,也透露出国民的忧虑。该调查旨在讨论各国人们对新冠肺炎的态度与认知,各采1,000人左右为样本。

在其中一项评估新冠肺炎对本国的威胁程度中,72%的印尼受访者认定对本国是最高级别的主要威胁(作为对照,中国为77%,而台湾为63%)。在受访期间,印尼是唯一在国内没出现确诊数,却认为新冠肺炎在国内的威胁,比在全球范围来得高的国家。

人们对于感染的强烈担忧,并没有因为零确诊数而下降。这样的理解自然有其原因,一方面是基于对政府的不信任,另一方面在客观数据下,印尼是中国游客主要到访目的地,2019年的数字为190万人次。

零确诊如何成为「问题」?

最后,不妨谈谈印尼零确诊是如何成为「问题」的。2月时,当大部分国家只有零星本土或外来移入个案时,为何印尼会被单独讨论并质疑?相关文章一般会举出两个原因,除了印尼与中国密切的往返流动数字,也因为东南亚主要国家都已出现本地案例。在钻石公主号以前,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是中国以外的主要疫情国家。

为了解释零确诊,排除祷告、种族优秀等明显可排除的说辞,最常出现的说法,是印尼早在2月初决定彻底停止中国往返航班,并拒绝最近14日曾到访中国的非国民入境。想当然地,这项防疫措施随后遭中国批评伤害双边关系。

我们姑且不讨论这套做法的防疫意义。印尼最初的确诊者,实际上是因为接触到受感染的日本人,因此难以证明上述措施究竟是否有成功延缓病毒入侵。不过,这项举动遭到外国读者「挪用」,借此批评印尼政府未完全禁止中国入境。封锁或许可以延迟疫情蔓延,但如果本身没有充足的防疫机制,也会经由其他地方进入。

此外,印尼的防疫经验也与台湾不同。SARS在台湾拥有难以抹灭的记忆,因此在新冠肺炎初期新闻,大家往往以确诊和死亡超越SARS,作为严重程度基准(「SARS很可怕,超越SARS就是更可怕」)。对于未在SARS时期重创的国家,SARS的比喻并未达到相同效果。

2003年的SARS,印尼只出现两例确诊,无死亡病例;2015年的MERS,因穆斯林朝圣而与疫情流行区中东有往来密切关系的印尼,显示为零确诊。与此时相同,人们也曾怀疑印尼的低确诊数。时至今日,印尼并没有出现所谓掩盖不住的大爆发。或许当时零确诊就是事实,也或许某些原因逃过一劫,无人知晓。

小结

当印尼于3月2日首次确认出现两名确诊病例时,许多媒体使用「终于」作为标题,仿佛出现确诊才满足自己的期待。

考量防疫状况,怀疑印尼已出现未检测到的确诊病例并不过分,但是否能作为事实认定?又要有多少病例,才是合乎期待的数字?从病毒传播模型与防疫的角度,可以有不同的数字来回答这个问题,但不应该是期待值。

新冠肺炎扩散的这段日子,各国疫情资讯清单上会出现熟悉程度不一的国家名字。当我们在阅读新闻报导时,又从各国的防疫反应看见什么?这些都是我们可以趁机理解的。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海弓三飞弹垂射成功,填补海军「抗饱和」战术缺口

2020-3-12 10:14:17

佳家资讯

什么情况才会缺乏维他命B群?何时吃最好?

2020-3-12 11:43: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