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病平台/火花是活着的热情,不是活着的目的! 作为医者我的「火花」是什麽?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开始思考,作为医者,我的「火花」是什麽呢?

从小就兴趣广泛又善变,时不时就有新的人生志向,和家人分享时,他们总是笑笑地鼓励我朝着目标前进;有趣的是,我却从来没有当医生的想法,高三那年,我的第一志愿是外文系(当时全心全意的想成为多国口译)。直到放榜,在同学的劝说之下,几经思索,觉得可以尝试医学,便在填志愿时选择综合大学,除了能选修我喜爱的文学课程,也给自己留一条後路。大学前四年,不喜欢读书的我,花了大把时光在医学之外;没有实际应用、单纯吸收知识对我而言实在痛苦,捱过一场又一场考试,仅是为了在「正常时程」完成阶段训练;作为医学生,自然能接触许多前辈,虽然隐隐约约对「当医师」这回事有了具体概念,却依旧没有太多想像。

对行医有新的感受,是大五进入临床之後──我的火花出现了。介於学生与医者之间,既享受学习的快乐,同时也从病人身上获得许多正向回馈,藉由这些互动,加上与同侪、师长讨论,使我对人生有更多哲学性思考。我特别喜欢观察前辈们和病人以及其家属的应对,透过模仿,再加入自己的观点和特质作调整,让我在毕业之际,已经能够自在地快速与大部分病人建立良好关系,至於专业上的疑惑,往往都有充满热忱的老师学长姊指点,综观医学生时期的後三年,虽然生活紧凑且忙碌,我仍时时感到能够作医生,是一辈子的福气。

顺利毕业、通过国考、正式取得医师执照,又开启了另一段里程。有了大七实习的经验,不分科住院医师的训练起步相对踏实,拥有更多决策和实行的能力与机会,让我相当兴奋,每天都精神抖擞,即使病人问题棘手,在老师、学长姐的帮助及後援下,都能够学习到妥善的处理方式;不过,逐渐脱离学生身分、担起更多责任,工作量越来越大,直到住院医师阶段,在日复一日近乎喘不过气的生活常规里,我开始变得负向、没耐心、常抱怨、睡不安稳、情绪控管变差,甚至一度生无可恋,觉得自己做的事毫无意义;在排山倒海而来的病人堆里,我感到无助──永远有更多的人需要医治,而自己能力不足,却不再热衷学习,只想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远离医院。直到某个深秋的夜晚,站在医院大厅,手里拿着我相当敬爱的老师带来探班的珍珠奶绿时,我倏然发现,那些使我眼睛发亮的火花,已不知不觉消失了。

意识到这件事令我更加惊慌,我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出现如此疲乏的状态;所幸,与几位对我而言相当重要的前辈深谈後,开始学着把发条转松,在不影响病人治疗、照护的前提下,多花点时间和家人、朋友相处,也重拾医学以外的兴趣。这些,在无数个非常想寻短的时刻拉了我一把,陪我跨过低潮,在新年之始迎接能够稍微喘息的科别;在急诊依旧面临不断涌入的病人们,不过,有了规律的上下班时间与偶有的休假,让我能够调整好自己的身体与精神状态,缓下脚步喘口气,找寻火花。幸运地,火花还存在,只不过,历经了一连串心境上的变化,我对「身为医者」有了新的想法。

对病人而言,我不觉得自己有多麽无可取代,世界上有许多好医生能够治癒他们、减轻痛苦、给予安慰;或许是经验不足、能力尚未齐全,将行医的火花建立於对他人的贡献,於此刻的我而言太过犯险;然而,作医生使我在赚得温饱、衣食无虞、若有闲暇就能发展其他兴趣的同时,能帮助到他人;最重要的是,从和病人互动、参与他们部分生命历程(甚至是相当私人的部分)之中反思我的人生,是从医学生时代起,始终如一让我想继续走在医学这条路上的理由,也是在一片灰烬中仅存的零星火花,虽然微弱,却依旧熠熠,等待下一次燎原之时。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戽斗歪脸困扰妙龄女 透过手术搭配牙齿矫正改善线条

2021-5-1 12:41:07

佳家资讯

眼压正常不见得没事!医:多数青光眼患者没自觉

2021-5-1 13:21: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