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病平台/医疗的最小与最大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最小,小至细胞与分子。随着科学的进展,我们已经能从分子的层次去了解一个疾病的生成,也许是一个基因密码的错置,也许是蛋白质的错误折叠,抑或激素的失衡,一个细小的改变都可能造成严重的疾病。现代医学发展至今已朝向个人化、精准化的方向前进,每个人基因体的不同会影响疾病的表现和对治疗的反应,看似雷同的症状背後的分子机转可能大相径庭,这些领域都是过去的医学无法处理的。作为未来的医师,我们必须有能力看见疾病分子层次的机转,看见每个人的差异,并对症下药。至此,我们的医疗仅止於cure的层次,必须拓展到care和comfort,看见疾病背後的人,看见生理之外的心理与社会层次。在制定治疗计画时,我们不只要考虑生物医学上的适切,更必须体认病人所处的境遇(context),试图了解这个疾病及我们所做的处置,会对这个「人」产生怎麽的影响,他的感受,他与人际往来,他与社会的交互作用,都会很大程度的影响我们治疗的效果和病医关系。

医疗的最大,是看见疾病的社会性,与医疗的公共性。疾病的成因绝非仅只於分子的异常,更时常肇因於社会的发展。疾病与社会的互动的是复杂而广泛的,现在盛行全球的COVID-19疫情,根本地改变了人类的行为,而这样的骤变又会回头影响群体健康的样态。疾病不识国土疆界,不识贫富贵贱,但其表现与反应又会随着这些社会决定因素(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所影响,就像学习症状的监别诊断一样,我们也需要了解非生物学的因子是如何参与疾病的形成。而正是因为疾病是如此的全面地影响人类,医疗的本质应是公共的,应是面对所有人群的。每个人的健康权理应平等,不应受到社经阶级的影响,掌握最多医疗资源的我们,应该要了解Rawls的正义论中所论述的:拥有最多资源者应该去服务最缺乏资源的一群。

最後,我们要看到医疗之外,从社会层次了解健康的医疗化(Medicalization),了解医师作为「专家」,是如何定义何谓健康的人?何谓生病的人?是如何区分正常与异常?医疗产业是如何获得甚至垄断照护生病的人的权力?拥有西方医学专业的我们要如何面对其他的照护方式?在不断将自己专业化的同时,我们要时常跳出西方医疗的狭窄框架,从更恢宏的视野去思考医生和医疗行为是如何被型塑。在读医疗社会学时令我印象深刻的Mckeown Thesis就说到,十九世纪西方国家人口大幅成长很多人可能会以为是因为现代医学以及疫苗的进步使得死亡率大幅下降,但真正让死亡率大幅下降的是国家经济、卫生、还有文化的发展,如果一个社会能健全的发展,很多医疗问题将不复存在,如果我们只着眼於如何「矫正」或「复原」人类健康的变异,而不去思考甚至尝试改变那些病变的源头,我们的辛苦很有可能徒劳。

医疗之外,也要看到白袍之下,看到白袍之下的自己。我们是人,我们会感到脆弱,我们会受到人类本能性地认知偏误影响,我们会对未明的事情感到恐惧,了解自己的不足并坦然接受,是对病人负责的最佳表现。现代医学之父William Osler曾说,医疗是一种生活方式(A way of life),我慢慢能理解这句话,医学不只是个专业或职业,更是一种生活上非常广袤的实践,以此自勉。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韩将公布後续防疫等级 宗教设施群聚感染添变数

2021-5-3 1:21:07

佳家资讯

流感人数上升 新北还有7万剂疫苗可接种

2021-5-3 2:01: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