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昇辉/电影系的奇幻旅程:我不是白发翁,我是少年郎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在2018年去考台艺大电影系硕士在职专班,当年我58岁,总共录取8人,我也侥幸列名其中。其他7位同学的年纪都比我小,甚至有个女生比我女儿还要小。跟一群年轻人上课非常开心,宛若自己也从花甲大人转男孩了。自己虽然欣喜,但深怕他们因年龄隔阂而排斥我,结果我完全是多虑了。

前几天,和他们聚餐,才知道我是班上的一个宝,正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他们说和我一起上课,老师都会讲得特别带劲,因为当老师提到老电影时,我是可以和老师应答如流的,年轻同学就不会觉得尴尬。反观他们如果和别的年级一起上课时,班上就死气沉沉,没什麽互动。

当天聚餐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班上第一个拿到毕业证书的同学庆贺。他是法国人,虽然中文说写流利,但我们在课堂上提到欧美电影时,当然讲的是中文片名,他就很难理解,或加入讨论。幸好我都可以把这些片名立刻转换成它的原文,所以他也说没有我这个「老」同学,或是说这个「看了超过5000部电影」的同学,他可能会念的很辛苦。

我的求学经历也常被媒体采访,其中被问最多的就是「和年轻人做朋友,你会得到什麽收获呢?」我很难将这些收获用「条列」的方式来说明,但我很喜欢举几个实例。例如有一位同学曾骑着重机载我在台北市内的许多高架桥兜风,还有参加一位同学所举办的户外派对婚礼,和新郎、新娘,以及宾客一起热歌劲舞。如果没有这些同学,就很难有如此青春洋溢的经验。

一言以蔽之,就是我因为和年轻人做同学,心理上也整个年轻了起来。很多人说老了绝不能让自己的心态变老,但没有身处一个年轻的环境,又怎能不成天纠结在这个「老」字上呢?要成为不断回春的「班杰明」,不必寄望奇幻会发生,而是要在现实中找寻机会。

回到本文第一段提到,有朋友说我目前就像是「班杰明的奇幻旅程」,是因为我在脸书分享了一则我和同学去板桥荣家表演的故事。一起去表演的同学,并不是我电影系的同学,而多半是来自戏剧系。这是因为我选修了戏剧系的一堂课「创作性戏剧理论研究」,而这堂课最後要验收的成果,就是去板桥荣家表演。

以往都是演一出温馨舞台剧给老荣民看,但我们这次决定改采欢乐的歌厅秀模式,希望带给他们一个开心的夜晚。要唱什麽歌?跳什麽舞?我的经验又派上了用场,因为所有的年轻同学都不知道当年这些老荣民熟悉的歌舞是什麽?我就建议他们要唱邓丽君和费玉清的歌,跳约翰屈佛塔的迪斯可,还有模仿「金曲小姐」洪小乔的造型,并和大家一起去挑类似这些影歌星当年的穿着,当作上台的戏服。此外,我们还有同学会表演传统戏曲,包括京剧和竹板快书,也是非常合适的表演项目。最後他们问我,要用什麽歌曲开场?我说当然是当年最红的歌唱节目「群星会」的主题曲「群星颂」啦!

施昇辉与同学的「大观群星会」歌厅秀。图/施昇辉提供

正式登台表演完,全场爆出据说是有史以来最热烈的掌声。我站在舞台上和老师、同学一起谢幕时,内心万分激动,原来舞台表演是如此迷人,而且表演给孤苦无依的老荣民观赏,也有正面的意义。更令我会终身难忘的原因是,我该修习的学分已经达标,所以这是我学生生涯的最後一堂课,以舞台上的谢幕做为ending,真是再美好不过了。

我在脸书上是这样写的:

我越来越觉得我不是理财专家,而是舞台艺人。

我越来越觉得我不是家长,而是还在念书的子弟。

我越来越觉得我不是白发翁,而是少年郎。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旅行途中发烧、呼吸道症状、腹泻 观光局放宽可退费

2021-5-5 3:21:07

佳家资讯

一张图让你春节打扫别犯下背痛 这情况最好看医生

2021-5-5 4:01: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