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病平台/家庭看护工的悲伤情绪何处投递:带着隐形悲伤的阿蒂们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等候住在北部的儿孙回来之前,林妈妈的二女儿珍惜着最後向母亲告别的时间,俯身贴近妈妈的耳边不断地、不断地轻声说着感谢与爱妈妈的话语,外孙女则坐在病房内的陪客椅上,清楚地听着自己的妈妈向阿嬷诉说道别之语,更是忍不住的泪流满面。林爸爸因难以面对结缡半世纪的老伴即将离世的事实,一个人就这麽安静的坐病房外约五公尺的角落处。二女儿看到师母来到,连忙起身招呼,压抑着伤心情绪,向师母说明着先生去接补习下课的儿子,大哥的家庭和小妹的家庭正从台北赶回来的路上,她恳求上帝给妈妈时间等着儿孙都来到…,道尽家人目前面对临终母亲的心情。阿蒂,林妈妈日常生活中的贴身照顾者,则安静地站在床尾,默默地流泪,当护理人员定时的为林妈妈做身体的护理时,阿蒂立刻用双手擦乾眼泪,跟上前协助护理师,一触碰林妈妈的身体,阿蒂泪水如涌泉般,很快又布满了脸庞,模糊了视线,阿蒂的双手却只能边忙碌地操持手边的工作,边又快速地拭去布满脸庞的泪水。这是阿蒂的心情。

不一会儿,住北部的儿孙陆续赶到病房,每个人脚步匆忙,带着忧伤焦急失措的神情走进病房,箭步地靠近病床,泪眼中哽咽地喊出:「妈」,每一个人对母亲声声的呼唤,都让气氛更加伤感,众人也跟着鼻酸哽咽。林妈妈此时对每个家人而言,各有一种对应的角色关系:「爱妻」、「妈妈」、「阿嬷」。每个人都可以透过一个特定的称谓,向母亲、阿嬷表达自己内心的不舍与感伤。当家属们哭成一片时,阿蒂的眼泪更是决堤,在不需要为林妈妈做任何护理时,她总是退到病房的角落,默默地流泪。

在病房中每个人站立的位置,象徵着与林妈妈的关系,家人紧邻着病床,阿蒂则是退在病房的角落,隔着家属,注视着病床上的林妈妈。空间虽区隔出阿蒂与其他家人和林妈妈之间差异的社会关系,然而,阿蒂止不住的泪水,无法压抑的情绪,诉说着阿蒂与这家人的关系不单是劳雇契约上规范的劳雇关系,而是存在着类家人的情感。林妈妈的大媳妇,身高高过阿蒂一个头,转身看见泪流不止的阿蒂,连忙双手抱住个子比她娇小的阿蒂,直拍着她的背,安抚地不断说着:「阿蒂,谢谢你,谢谢你……」温暖的安慰与真心的感谢,让阿蒂压抑的悲伤,俯身在大媳妇的怀中倾泻而出。这一幕,她们安慰彼此的情感跨越劳雇关系,倒像一家人。阿蒂情绪平静下来後,眼中噙着泪默默地走出病房,安静地坐在安宁病房的交谊厅等候着,用她自己的方式和照顾多年林妈妈告别。看着阿蒂瘦小蜷缩的身影,独坐一隅更显孤单。

病人在临终的时刻,陪伴在旁的主要是有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阿蒂与病人的关系虽不同於在场的亲人,但她流露的情绪却是与家人如此同调,难过不舍心情是如此一致,若不是当下她所做的工作做为一种身分上的辨识,在10A18病房中真的不容易发觉她是与病患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在朝夕相处的照顾日子里,她曾陪着林妈妈多次经历紧急就医经验,通常是从急诊入院,最後都能因病情稳定而顺利出院回家;然而,这一次林妈妈没能照着过往的路径回到地上的家,同时也是阿蒂工作的地方。这一次,林妈妈的生命转了个弯,回到阿蒂暂时无法跟随前往的天家。

当林妈妈的後事处理完後,阿蒂也将结束与林家的劳雇关系,转换雇主,发展另一段新的主雇关系。林妈妈家人的悲伤情绪容易受到专业人员和亲友们的关注,但「阿蒂们」的悲伤呢,在与新雇主开启新的劳雇关系之前,她们又是如何处理这份与上任雇主之间生离死别的情绪?又有谁来关注?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陈时中施打新冠疫苗 表示非常安心

2021-5-27 22:21:07

佳家资讯

北荣开打新冠疫苗 医护:照顾的担心大於接种的疑虑

2021-5-27 23:01: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