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景专题/走出白色巨塔 北市联医推动居家医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就这样,他被困了15年。

台北市联合医院院长黄胜坚说,在居家医疗服务开始之前,他从未想过有人会因为「楼梯困在家中15年」,而且还仅仅是二楼,就已成囚笼。2017年,他陪着市长柯文哲来到阿正家中,北市联医的居家医疗已介入多年,团队认为应让阿正复健水平达标後,再协助他外出,当天柯市长问了他「你都没想出去吗」,阿正回说「想啊,每天都想」。

大家为了圆他一个「你我都不可能设为梦想的梦」,当下尝试了各种方法,4个人一前一後抬着轮椅,想着可以带他下楼,却因为楼梯间太矮加上阶梯间距落差大,才下几个台阶就放弃,最後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背他下楼。

按下楼下大门的开门钮,大门外的阳光直接洒在阿正脸上,正对大门的面摊阿姨看着他说:「哎唷!你是阿正唷!」已两年未见。黄胜坚说,短短的一段阶梯,阿正走了15年。

・里长、邻居不说 医疗端永远不晓得这群人被困住

如果没有到家里看,根本无法想像,几阶楼梯竟囚禁人生,况且不仅就医困难,连生活品质也一并失去。黄胜坚说,以目前「长照2.0」的服务方式来看,这群被老屋困住的长辈们,根本无法被挖掘。

黄胜坚说,这几年看着这群人,好像是时光缩影,房子没变、道路没变,唯独变的就是「人老了」,房子不适住了,却已来不及脱离。

・五层公寓下不来 一楼平房却得爬山

都会区「老宅老人」的问题比偏乡严重,黄胜坚说,偏乡主要是与医院间的距离遥远,但居住环境比都会区都大,台北市人口稠密,居住空间比其他县市差。至於北市的居住型态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没有电梯的老旧公寓,一种是依山边而建的老房。

像在迪化街,几乎都是没有电梯的公寓。从前建筑设计没有法定标准,於是阶梯高度、宽度不一,黄胜坚还说,自己身材比较魁武,某次去大同区一处探访病人,楼梯窄到自己得「侧身才上得去」,有些则是楼梯间太矮,他必须要弯腰避免撞到头。

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型态,则是依山而建的一楼平房,回家得爬很长很长一条楼梯或胁迫。距离台北101相当近的六张犁,周边全是这类建筑,对当地长者而言,他们同样不便出门就医。

但居家医疗资源始终跟不上人口老化速度,全国多数医疗所对在宅医疗仍存观望,推动量明显不足,需要更多基层医师和医疗单位投入。

黄胜坚解析,推动居家医疗,必须改变医师心态,例如当患者一年没回诊、只请亲友拿药,医师会说:「请爸爸有空来看我一下。」但随着高龄化加速,医师的叮咛该改成:「有空我去看你爸爸一下。」另一方面是要与邻里有好沟通,要让里长、里干事相信联医的决心,才会乐於转介个案。

▌延伸推荐:

【囚居晚年】完整报导

https://vision.udn.com/vision/cate/122046

【囚居晚年】数位报导

https://bit.ly/3rDih82

台北市立联合医院院总院长黄胜坚,谈老人、老房,更谈他的经验和理念。记者黄义书/摄影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避免恙虫叮咬 野外着长袖衣裤

2021-5-29 15:21:07

佳家资讯

愿景专题/居家医疗 拯救被老屋困住的长者

2021-5-29 16:01: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