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便当的法官伦理:​​妥当与廉正的诫命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法官可以领免费的便当吗?台南地院某法官因为领了免费便当,遭到院长以口头命令促其注意,他向考试院保训会申诉、再申诉而遭驳回确定,再申诉决定书上网后,引起一阵热议。

按决定书记载,这个法官曾经好​​几次到台南市某海产店去,排队领免费的便当,他在那里碰到某案件的关系人,这位关系人还上前要跟法官讨论案件、跟法官发生争执。即使发生了争执,这名法官还是前往那间海产店,排队领免费便当。

示意图。

示意图。

台南地院院长对该名法官行使职务监督权,理由是,这些行为「易损及司法形象,未谨言慎行,廉洁自持」,违反《法官伦理规范》第5条。这名法官不服,向保训会提起申诉、再申诉,都遭到驳回。保训会驳回再申诉,主要的理由似乎是:

再申诉人所领取之便当虽未限定领取资格,惟既属免费提供,依社会通念仍宜以清寒人士为领取对象为妥适,且再申诉人既曾于系争地点遇见刘女士欲谈论其承审案件之内容,却未心生警惕,仍前往系争地点,显已违反《法官伦理规范》第5条,有关法官应谨言慎行,避免有损及司法形象行为之规定。

由于媒体的渲染,许多人误以为,免费便当就是「爱心便当」,而该名法官跟着穷人去排队,是在假装清寒。其实保训会的决定书写得很清楚,这个便当「没有限定领取资格」,也不是爱心便当。

《法官伦理规范》第5条:「法官应保有高尚品格,谨言慎行,廉洁自持,避免有不当或易被认为损及司法形象之行为。」乍看之下,很像是在要求法官, 「不要引起社会不良观感」。不只台南地院的职务监督命令这样认为;保训会的决定书这样认为;新闻下方留言的网友这样认为;某些赫赫有名的良心法官,也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法官伦理规范》第5条的立法理由指出,本条是参考联合国《班加罗尔司法行为准则》当中,关于「妥当」与「廉正」这两项准则制定的,而对于这些准则,联合国《班加罗尔司法行为原则评注》(以下简称为《评注》)也多有阐述。

本文将参考《评注》,试着解释,用「不要引起社会不良观感」来概括《法官伦理规范》第5条,是多么严重的错误。

必须先说明的是,《评注》虽有官方中译本,但其翻译有所错漏,本文参酌官方译本,自行移译,而翻译本身就是一种诠释,这部分也请读者不吝赐教。

「妥当」是社会观感问题吗?

关于「妥当」(propriety)的准则,《评注》第111点就提到:

不论在职业上或私生活,行为妥当及看来妥当,是法官的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重要的不是法官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而是别人认为法官做了什么或可能会做什么……由于公众期待法官遵守崇高的行为标准,法官对于出席某个场合或某项礼物(无论多么微小)有所疑虑时,应当自问:「公众会如何看待这件事?」

既然法官应该自问「公众会如何看待这件事?」,「妥当」看起来好像就是拿「社会观感」来要求法官。但如果我们继续往下读到第112点,就会发现事情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妥当行为的判定标准在于,该行为是否损及法官以廉正、公正、独立及称职之准则来履行司法职责,或该行为是否可能在理性旁观者心中,造成法官以上开方式履行其司法职责的能力有所贬损的感觉。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妥当」并不是「法官就该有法官的样子」之类的「社会观感」问题。因为:

  1. 「妥当」与否,判断标准不是「社会观感」,而必须从这个行为跟法官的职责、法官履行职责的能力之间的关联,加以判断。
  2. 「社会观感」不能直接当成「妥当」与否的标准,而必须从「理性旁观者的观点」过筛一遍,在过筛之后得到的,不再是单纯的「社会观感」,而是法官伦理所认可的「社会观感」。

「廉正」是社会观感问题吗?

关于「廉正」(integrity)的准则,《评注》第101点就指出:

廉正是具有诚实(rectitude)与正直(righteousness)的属性。廉正的内涵为诚实及司法道德。无论是否系在执行职务,法官的举止均应令人尊敬,而且要与司法职务相称;不得诈欺、欺骗及说谎;举止及品行应良好(good)且高尚(virtuous)。

官方译本将rectitude与righteousness译为「公正」与「正义感」,这种翻译恐怕会使「廉正」与《评注》当中的准则2「公正」(impartiality)或准则5「平等」(equality)混淆,也无法表现integrity这个德性「严守核心价值、力求思想言行一致」的意涵。

《评注》进一步阐述,法官不只该是个好法官,还必须是个好人,而且公众期待法官的行为无可指责(第109点)、于公于私都必须维持高水准(第103点)、不应违反被普遍接受的社会标准,或参与显然会对法院或司法体系带来争议的行为(第104点)。

乍看之下,这似乎就是「社会观感」的诉求。但如果我们更全面地对照前后文,就会发现并不是这样。

首先,《评注》指出,如果法官公开谴责某种他或她自己私下也会做的事1,那个法官将被视为伪君子(第103点)。

比方说,《法官伦理规范》第15条,原则上禁止法官在程序外私下跟当事人接触,而如果法官为了自己的人事案能够通过,私下写信、传讯给司法院人事审议委员,他就再也没有立场拒绝想跟他私下接触的当事人(顺道一提,这是真人真事,那位法官并没有因此受到惩戒或职务监督)。

此外,《评注》还限制法官随意更正判决或法庭纪录、禁止私下与上级审法官沟通上诉中案件、点出雇佣亲戚担任书记官之妥适性问题(第107点),并且提出谨慎遵守法律的诫命(第108点)。

这些规定,都呼应了「廉正」的意涵,也就是思想言行在价值判断上的一贯性。泛称「社会观感」,将涵盖过广,无法具体呈现「廉正」此一价值的这些层面。

其次,《评注》不只一次指出,「廉正」的标准,须因时因地的考量「讲理(reasonable)、无私(fair-minded)且见多识广(informed)的社会成员」对特定行为的感受或观点(第102点、第104点)。

这同样表示,「社会观感」不能直接当成法官的行为准则,却必须先用讲理、无私、见多识广等前提过筛一遍,而过筛之后所得到的,就不再是单纯的「社会观感」,而是法官伦理规范所认可的「社会观感」。

最后却也最重要的是,尽管《评注》指出「鉴于文化差异及道德价值的持续演进,适用于法官私生活的标准,无法准确界定」(第105点),却也紧接着提出替代性的判断标准(alternative test,第106点):

另有主张,问题并不在于,依某些宗教或伦理信念,某个行为是否合于道德,或能否为(可能造成武断或善变地强迫人们接受狭义解读下的道德的)社会标准所接受,却在于该行为如何反映出,法官从事所承担工作之能力的核心元素(公平、独立及对于公众的尊重),以及公众对于其适合从事该工作的感受。

不仅如此,《评注》要求法官必须是个好法官、还必须是个好人的同时,也紧接着补充(第109点):

由公众的角度来看,法官不仅要担保其行为符合法治及民主基础所赖以建立的正义与真理等理念,而且要承诺实现它们。

这两点规定都表示,「廉正」这项价值对于法官的要求,具体界定上并不是以「社会观感」为准,而应以法官的职务、以法治与民主的理念为核心。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瘦下半个自己!SJ神童曝新照「腰围减9吋」身形足足少一半

2020-3-16 23:06:46

佳家资讯

被剥夺的导演权威?颠覆被摄者的纪录片《水底行走的人》

2020-3-16 23:15: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