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升温,「东京奥运」续办与否的9个Q&A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此时此刻,东京奥运命运将是如何?可能是现代运动史上最大的挑战。

此时此刻,东京奥运命运将是如何?可能是现代运动史上最大的挑战。

东京奥运预定开幕时间:2020.7.24
实际开幕时间:未知

尽管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在3月初的会议上坚定表示,2020年东京奥运将会如期如地举行,但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可以如此相信着?毕竟连美国总统川普,都不甘寂寞地呼吁东京奥运干脆延后一年举办算了。

此时此刻,东京奥运命运将是如何?可能是现代运动史上最大的挑战。本文试着从以下各个面向来占卜东京奥运的命运。

Q1:IOC立场为何?

巴赫所宣示的,当然就是国际奥委会目前的官方立场,除非疫情已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否则他们不该有任何松动的迹象,否则所有准备工作、运动员的信心、乃至最后的行销工作,都会受到难以挽回的冲击。长期来看,IOC若不力挺主办者,也会影响日后各国申办奥运的意愿(现在就已经不高了)。

此外,做为奥运会最高指导机关,IOC对于奥运赛会的权力凌驾于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与东京奥组委之上。2019年年底,IOC就不顾东京奥组委反对,宣布将马拉松与竞走项目移师至北海道札幌举行,以避开东京届时可能过于酷热的天气,就可显见IOC依旧是奥运会的主宰者。

2013年,IOC、东京都政府以及日本奥委会签订的主办城市合约(Home City Contract)中,也给了IOC最终的取消决策权。合约中载明,IOC可在赛会开始60天前,宣布取消奥运,取消的原因包括战争(1916、1940、1944即是如此)、内部动乱、杯葛事件,或是可能危及参赛者人身安全的所有理由。

这样看来,IOC资深委员庞德(Dick Pound)在2月下旬接受访问时,提到5月下旬将作为是否举办东奥的期限有迹可寻。因此,尽管IOC现阶段未把话说死,台面上也必须支持如期举行的计画,但东奥命运的真正审判日,应该还是落在5月下旬。

Q2:日本立场呢?

对于已经投下1.35兆日币(126亿美金,此乃官方公布数字,实际数字或是间接投资则可能为倍数)的东京奥运来说,即便如期举行,但在疫情持续蔓延下,观光客意愿已大受影响,更何况延期或取消,整体的损失更是难以想像。

就算有保险,但是根据保险业的估计,东京奥运赛会本身的保额应该落在20亿美金左右,即使全额理赔,还是太巨大的损失了,因此日本相关各单位无不想尽办法让赛事如期;甚至一开始对于肺炎疫情的隐瞒或是忽视,多少都是「一切为奥运」的心态所致。

但面对疫情威胁,奥运相关人士也不得不开始准备备案了。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就解释道,根据主办城市合约,奥运只要在2020年内举办都算合乎合约规定;组委会委员高桥治之则认为,延迟1、2年再举办是可行之道;而组委会主委森喜朗则在3月12日重申如期举办的决心。但其实这些都可以解读为,日方已感受到了东奥可能取消的压力,所对IOC、日本民众、乃至全世界的安慰性喊话。

Q3:谁有东奥命运的决定权?

IOC当然是最终的裁判,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对于疫情的研判,以及日本政府的态度也扮演一定的角色。

不过IOC却几乎只会少赚而不赔的。在主办城市合约中,明订了IOC对于任何取消主办权的决定将有免责权,也就是如果真的取消了,东京奥组委不得向IOC请求任何形式的赔偿。

Q4:有备案吗?

备案不外乎延期或是易地举行,但是两者的可行性都很难。这两者都是太大的工程,国​​际运动赛事牵一发动全身,奥运作为一个超大型赛会,背后有数十项单项协会的无数资格赛、电视转播行程、各国运动行事历的配合,延期所牵涉的层面太广、潜在的冲突太多。

易地举行也不可行,没有一个国家或城市具有在短短3、4个月间准备好接办奥运的可能。2月间伦敦市长候选人贝利(Shaun Bailey)放话说伦敦可以接手奥运,随便听听就好,何况那还是疫情还没烧到欧洲前的大话。

尽管美国曾在2003年以4个月的时间,准备好因SARS而易地举行的女子世界杯足球赛,但是单一运动项目的场馆要单纯许多,更何况现在欧美都已成新冠肺炎重灾区,不可能有城市会在此时撩下去的。

Q5:为什么很难延期或取消?

上届里约奥运,美国NBC的转播就赚了2亿5千万美金,本届再砸下14亿5千美金转播权利金,并在2月下旬就宣布,他们东奥转播广告销售已达12亿5千万美金。还有4个多月的销售期间,就已经超越里约奥运的广告总销售额,创下历史新高,此次再大赚一笔的机会非常之高。

历来美国的转播权利金可以占到全球总额4成到5成,上届里约奥运的全球转播权利金,达到28亿6800万美金,本届转播,全球权利金推估更可望达到35到40亿美金之谱;而依照最近一次奥运循环(Olympiad,2013-2016),转播权利金可以占IOC单届奥运总收入的73%。如果真的没了奥运,当然就没赛事可转,权利金的收入也就跟着泡汤。

Q6:如果转播权利金这么重要,那闭馆比赛可行吗?

可能很难。首先就赛会的整体经验来说,相信大家也感受到了HBL、欧洲足球赛事闭门比赛后的空虚感,连川普也说了,无法想像没有观众的奥运。闭门比赛虽然维持了转播权利金,但已经商业化到不行的奥运,形象上只会受到更大的创伤,给人为办而硬办的感觉。

更何况,闭门比赛,对日本来说可能是最糟的情况。一来无法请求赛会取消的理赔,再者,在主办城市的收入部分,东京奥组委原本乐观预估能有8亿美金的门票收入,既然闭馆,那么这些原本主办城市该赚的门票全部归零,更少了观众的观光消费。尽管有保险,但也仅能涵盖部分损失的门票收入,其他的场馆与交通基础建设没得赔,企盼的观光收入自然就是泡影了。

原本奥运初期,电视转播权利金几乎全归主办城市所有,但是自1970、80年代IOC出现财政危机之后,电视成为主流媒体之后的转播权利金金鸡母,IOC所能拿到的转播权利金比例日渐增加。

近十年来,IOC与主办城市在电视转播权利金的分配方面,IOC从中获得大约一半,其中也包含了分配给各国奥会、单项运动协会的,所以东奥组委会就算拿到了前述全球转播权利金的一半(估约20亿美金来算),那离他们所砸下的成本,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Q7:就算是延后一些时间也不可行吗?

奥运大臣桥本圣子所称的,只要在2020年前办完东奥的话,就合乎规定,这实在一厢情愿了,进入秋冬之后,欧洲足球赛事同步开踢,美国NFL也开打。试想,NBC和各国电视台砸了大钱,可不是为了要奥运与其他热门运动赛事竞争的。

另一个更棘手的问题是,作为奥运选手村使用的5000间公寓,在原定帕运结束之后(9月6日)就将出售,真延后的话,选手村届时是否还能入住?不能入住的话,上万名选手、媒体、工作人员在东京居大不易的情况下,该寄居何处?延期后,若使用原来的选手村,也必然面临一定的赔偿甚至是法律诉讼。

Q8:如果取消,对台湾的影响呢?

幸运买到东京奥运门票的观众一定大呼可惜,爱尔达风光宣布将连续4届转播夏季奥运会也就成幻梦一场。但是比起戴资颖、郭婞淳、李智凯、郑兆村等台湾之光的损失,这些真的一点都不算什么。

每4年一次的体坛盛宴,是运动员一辈子的梦想,举重、体操、标枪的运动生涯又十分短暂,他们正处于运动生涯的最高峰,也是台湾夺牌所系,没有奥运奖牌光环的无冕王,在台湾这个「唯牌是问」的现实环境下,国光奖金、甚至可用来兑换学历的门票(请参照本人姆巴佩一文)可就没了,后半辈子仰赖的有形与无形收入顿时无所依。

4年后再来?郭婞淳、戴资颖和郑兆村现正是巅峰时期,4年后的巴黎奥运,他们都已迈入3字头,李智凯也过了男子体操选手巅峰的25岁,东奥若成空,苦熬4年后巅峰再战,太难也太残忍。

Q9:这只是日本的事而已吗?

以当前疫情扩散的速度和走势,即便在日本受到控制,在全球的疫情依旧可能使东奥取消,如果届时仍未受到完全控制,各国庞大的运动员、工作人员甚至观众的全球流动,势必再给疫情带来更大的推波作用。

从NBA犹他爵士队中锋戈贝尔(Rudy Gobert)确定染病后,NBA例行赛立刻无限期中止来看,东奥期间,运动员、媒体、后勤工作人员跨国流动所带来的不确定风险实在太高,来自疫区如何隔离等实务上的棘手问题也都难解。

特别是,日本此次打出Host Town(寄宿城镇)计画,让世界各国的奥运选手在训练与备战期间,由全日本各城镇来接待,并达到文化交流的目的。而在此计画下,疫情传播的影响层面更加辽阔。

每4年一次的体坛盛宴,是运动员一辈子的梦想。4年后再来,许多顶尖运动选手恐怕也已失去颠峰状态。

每4年一次的体坛盛宴,是运动员一辈子的梦想。4年后再来,许多顶尖运动选手恐怕也已失去颠峰状态。

我们在病毒面前,是何等渺小?若为生命故,东奥亦可抛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被剥夺的导演权威?颠覆被摄者的纪录片《水底行走的人》

2020-3-16 23:15:08

佳家资讯

防疫在家用眼过度专家有护眼食谱

2020-3-17 23:11: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