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隔离的天罚?日本「病毒散播男」确诊死亡的争议启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说要出门散播病毒,然后他就死掉了!」日本爱知县蒲郡市,一名50多岁的男子在3月初确诊感染武汉肺炎之后,不仅没有遵守医院指示在家隔离,还扬言「要出去散播病毒」,接着独自一人前往市内的居酒屋和菲律宾酒吧,结果不仅导致店家被迫暂停营业,酒吧女店员后来也确诊感染。这名「病毒散播男」虽然在隔天就被强制送入医院,但18日时却因为健康急遽恶化而死亡,顿时又引发日本社会「天罚降临」的因果报应讨论。尽管这起事件引起媒体和舆论关注,但背后仍有诸多问题有待厘清:该名男子无视自主隔离的要求、企图让他人感染病毒,该追究何种法律责任?对个人的强制隔离手段,能扩张到什么程度?

这起匪夷所思疫情事件,发生于日本爱知县东南部的的蒲郡市。一名50多岁的男性,在3月4日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起初在检测为阳性后,医院要求该男子「先在家自我隔离」,但他自恃没有症状,没想到不仅没有遵照指示,还向家人说出「我要出门散播病毒啰!」的惊人发言。

日本爱知县蒲郡市,一名50多岁的男子在3月初确诊感染武汉肺炎之后,不仅没有遵守医院指示在家隔离,还扬言「要出去散播病毒」,接着独自前往市内的居酒屋和菲律宾酒吧,导致店家被迫暂停营业,酒吧女店员后来也确诊感染。18日该名男性已经在医院中病逝。图为该菲律宾酒吧,右下角是该名男性当天欢唱卡拉OK。

日本爱知县蒲郡市,一名50多岁的男子在3月初确诊感染武汉肺炎之后,不仅没有遵守医院指示在家隔离,还扬言「要出去散播病毒」,接着独自前往市内的居酒屋和菲律宾酒吧,导致店家被迫暂停营业,酒吧女店员后来也确诊感染。18日该名男性已经在医院中病逝。图为该菲律宾酒吧,右下角是该名男性当天欢唱卡拉OK。

确诊的当日晚间,男子竟然真的履行他的「散播宣言」,独自搭乘计程车出门、前往市内一家居酒屋用餐,滞留时间大约15分钟;接着又再前往一家菲律宾酒吧欢唱卡啦OK,待了将近40多分钟才离开。

警方表示,该男子最后造访的菲律宾酒吧中,店员从男子的谈话里得知「检测阳性」的事实,就立即向警察通报,但当身穿防护服的员警到场时,该名男性却已搭车返家。当日深夜,这2家居酒屋和酒吧分别自主停业14天、接受防疫单位的消毒清洁,而「病毒散播男」虽然没有症状,也在隔天(5日)被强制送进了医院。

「完全无法理解的行为,这根本是『反社会』吧?」新闻在6日曝光之后,不少日本民众都对男子的散播意图感到不可思议,在社群网路上更掀起一阵愤怒指责,批评该名男性「反社会人格」、「毫无基本的伦里道德观」、「不符合『日本人性』!」但让人疑惑的是,毫不介意病毒、扬言四处感染的说词,到底是恶质玩笑、还是真的有所图谋?强制入院之后,该男的背后动机也引发各方揣测。

根据《东京新闻》,该男性平时与父母和儿子同住,之所以会在4日接受检测,是因为自己年迈的双亲在3月2日都出现了发烧和呼吸困难的症状,隔天前往医院检测后两人双双确诊感染。因此该男才会在4日接受检测,但或许是因为没有任何不适症状的缘故,该名男子才有恃无恐,无视医院的隔离指示而继续我行我素。

根据日本相关资料,这一家人的感染接触史,近期并未有任何中国或其他疫区的旅游纪录。

但不幸的是,男子前往的菲律宾酒吧,一名30多岁的女性店员却在12日确诊感染,极有可能是「病毒散播男」的受害者。这名女性店员在男子前来消费的4日当天,两人其实彼此并没有近距离接触;根据酒吧的监视器侧录影像中,还有一位陪唱卡啦OK的女店员与该名男子极近距离相处,唯目前并未传出确诊消息。

社会大众担忧的是,像这样的「病毒自走炮」,极有可能变成社区感染的防疫漏洞,但难道都无法可管?违反隔离指示又能怎么追究?

「都已发出自宅待机的指示要求了,却还是让感染风险危及市民,实在深感遗憾…」蒲郡市市长铃木寿明6日在记者会上无奈表示。该名男性的后续法律责任问题亦引起社会不小的关注。

《产经新闻》指出:医院指示的「在自宅隔离」要求,是基于早在2月份就已施行的《指定感染正法》;虽然医院有权利要求「强制将感染者送入医院收治」,但该男当时并无症状,因此仅被「强烈建议自宅待机」,于法而言其实没有强制力。因此即便该男违反指示,也没有罚则可以惩处。

连带让民众困惑的是:针对强化防疫、在10日确认通过的《特措法》改正案,虽然授权总理宣告紧急状态的权力,得以强制征建筑设施作为医疗用途、直接物资调度等强硬手段,但就市民个人层面而言,又能采取多少程度的行动限制?要求自宅隔离的效力为何?又令许多人感到不解。

根据前东京地检特搜部副部长、律师若狭胜的看法,这名病毒散播男至少还得面临刑事责任。若狭胜指出,宣告要散播病毒、如果真的造成他人感染,就有可能适用伤害罪;而在此意图之下,又前往店家的行为,也有机会构成业务妨害罪——作为被害店家的菲律宾酒吧,13日也已经向提出相关诉讼与赔偿。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该男子被送入医院时原本还没有症状,几日后却开始出现不适,入院13天内健康急转直下,最后在3月18日下午死亡;不过《NHK》亦小心慎重地补充说明:是否确实是因为武汉肺炎而死,目前并未得到医院的证实。

消息经由新闻媒体的曝光,随即引发社群网路上的议论。Twitter上也出现了热门关键字「爱知・蒲郡の50代男性」,意指这位意图散播病毒的男性死亡事件。不过舆论一如3月初的批评,不少人仍纷纷表示「因果报应」、「替社会除害的天罚降临!」

同时,因为相关报导从3月初以来都没有该名男性的其他资讯(例如姓名、职业等),各种揣测流言四起,也有谣言煞有其事地指出,「这种有如恐怖份子的行为,又是一桩『无敌之人』事件」(「无敌之人」为日本社会的标签用语,意指无工作收入、无人际关系、无可失去的隐蔽族群,常出现在随机杀人或社会犯罪的讨论当中)。

截至18日为止,日本感染确诊病例共1,594人、死亡37人(以上数据包含钻石公主号,同时计入爱知县蒲郡市的死亡病例)。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防疫,您怎么做?/ 同心抗疫别当恐慌传播者

2020-3-18 23:06:50

佳家资讯

拜登三战完胜击溃桑德斯:防疫紧急状态下的「民主党总统初选」

2020-3-19 0:38: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