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未分类

Wirecard财务造假 德国金融监管机构为何失明?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23日晚间消息,据外媒报道,对于Wirecard来说,过去的两年就像在坐过山车,这也是在诸多德国报纸报道、投资者论坛、分析师报告中频繁出现的比喻。好消息推高了这家金融科技集团的股价,然后坏消息又让股价应声下跌。但就在上周,当审计人员警告称Wirecard的账目中少了19亿欧元时,过山车戛然而止。而搭乘Wirecard专列的无数乘客,那些曾经对于有关这家企业大部分收入和盈利可能并不存在付诸一笑的人们,突然发现自己没有系上安全带。

  一些基金经理,例如通常以规避风险著称的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DWS,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持有的Wirecard股票价值暴跌,而许多热衷于在Twitter上积极捍卫Wirecard的小投资者们则无一例外地选择了闭嘴。德国媒体眼见着批评的浪潮不断涌来,他们也开始加入其中,用最尖锐的言辞谴责这家曾被认为是德国未来的大公司。

  这起案件给法兰克福的金融界提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为什么多如牛毛的金融机构都没有给予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足够的重视?其中的一个原因显而易见。有太多人认为这些报告是由见不得光的盎格鲁撒克逊投机者和“蝗虫们”发起的“攻击”。

  这种前现代的资本市场理念,即所谓的长期投资者是好人、卖空者是坏蛋,在德国公众中很常见,在法兰克福金融界的大部分精英眼中也是如此。上周末,DWS旗下旗舰基金德意志基金(Deutsche fund)的经理蒂姆·阿尔布雷希特(Tim Albrecht)悲叹道,盎格鲁撒克逊卖空者是Wirecard唯一的赢家,而其他人都输了。但事实是,真理不是也赢了吗?

  作为德国的金融市场监管机构,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的失败尤为惨痛。

  很长时间以来,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找了各种官僚借口来避免对Wirecard展开认真的调查。最终,BaFin的监管者并没有将目标对准Wirecard的管理层,而是将枪口瞄准了那些批评性报道背后的记者以及一些未具名的对冲基金。去年,当联邦金融监管局暂停Wirecard的卖空交易,然后对两名英国记者提起刑事诉讼时,阴谋论者们勃然大怒。德国的企业文化仍由偏袒企业而非股东的行为者所主导,因此他们将批评视为一种侮辱。

  联邦金融监管局不仅放大了英国本土人民对于盎格鲁撒克逊卖空者的偏见,还利用了部分德国媒体对他们发起攻击。在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成立初期,该机构试图将自己塑造成一名英勇的战士,一旦他们需要对抗邪恶的金融家或对德国金融业的伟大和善良颇有兴趣的外国人时,他们会将经过挑选的信息提供给那些经过挑选的记者们。这种由来已久的做法像幽灵一样盘旋在联邦金融监管局的上空,有太多的记者仍然把自己在那里听到的内容当做事情的真相。

  当有关Wirecard潜在违规行为的第一份报告被公之于众时,联邦金融监管局的官员们也感到了愤怒。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居然发生了这么巨大的丑闻?太不可思议了。由于许多德国媒体要么缺乏专业知识,要么缺乏深入了解如此复杂的全球事件的方法,所以当德国投资基金或联邦金融监管局偶尔向他们提供一个所谓的“Wirecard独家报道”时,他们高兴的不得了。与此同时,政客们发现整个事件太专业了,根本无法给予太多关注。

  因此,直到上周,这基本上仍然是一场不平衡的战斗。只有少数德国记者(大多来自规模较小的媒体)对这些批评性报道表示支持,且没有任何大型金融机构公开质疑过Wirecard。与此同时,一些很聪明的基金选择减持撤资,而那些笨的则选择继续持有Wirecard的股票。然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未来的新闻专业学生将会把这一事件视为一个生动的案例研究。我知道,我肯定是一位会鼓励他们这样做的老师。(小樱)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6-23/doc-iircuyvk0078643.shtml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襄阳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yzz.net.cn/500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邮件:vqv888@outlook.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