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未分类

黄光裕再传出狱刺激股价,能否带国美追回失去的12年?

  来源:财经杂志

  黄光裕出狱传闻直接影响国美系多家上市公司股价,真相如何有待相关公司公告澄清确认。过去12国美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和新零售等多个浪潮,行业地位但外界对曾经缔造了国美神话的黄光裕仍抱有期待国美多年积累的门店和供应链资源也仍有价值

图/视觉中国图/视觉中国

  文 | 《财经》记者 马霖 吴琼 杨立赟

  6月24日中午《北京商报》发布消息称,前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已出狱。随后,网易财经、腾讯新闻也各自引用消息人士的话确认了这一消息。截止发稿,国美高层和对外联络部门均未对此予以正面确认,亦未明确否认。

  但资本市场已闻风而动,多家国美系上市公司的股价大幅上涨。当天午后,在港交所上市的国美零售(0493.HK)股价在此消息刺激下直线拉升,最高涨幅接近25%。截至6月24日16时收盘,国美股价为1.62港元,上涨17.39%。在沪深交易所的多家国美系上市公司亦受到消息刺激,中关村(000931.SZ)、*ST美讯(600898.SH)、ST金泰(600385.SH)在6月24日均涨停收盘。

  熟悉证券市场规则的人士提醒,此次有关黄光裕出狱的传闻,已经直接影响到国美系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走势,针对如此大幅度的异常上涨,6月24日傍晚这些上市公司均应当对此予以公告说明或澄清;若黄光裕确已出狱,国美应及时披露这一信息。

  此前,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已在狱中度过了近12年时间。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显示,黄光裕得到过两次减刑,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减刑后的刑期至2021年2月16日为止。有关法律界人士称,如果黄光裕近期已经出狱,说明他在2016年之后再次获得了减刑。但目前为止,尚无权威信息显示黄光裕在最近4年里获得过新的减刑。

  今年4月中旬,市场曾有关于黄光裕可能提前出狱的传闻。当时《财经》记者曾向一位国美主要负责人求证,对方回复:没有呢,不知道为什么市场这么传。如今有关黄光裕出狱的传闻再起,引发相关上市公司股价异动,亦需要有澄清。

  黄光裕的入狱是国美历史上的转折点。十二年前,国美还高居“中国连锁百强企业”的第一名,年销售额达1200亿元。十二年后,国美不仅已大幅落后于老对手苏宁,更是被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巨头远远甩开,市场地位一落千丈。

  作为“国美神话”的缔造者,黄光裕被外界认为是国美重现辉煌的最大希望。近年来传出过多次“黄光裕即将出狱”的消息,每次都会引得国美股价波动,反映出市场对黄光裕归来后的国美仍抱有期待。

  但是,当前的零售市场已经和12年前完全不同了,移动互联网和新零售两次革新浪潮彻底改变了业态和市场格局。时代还会给黄光裕第二次机会吗?

  易观高级分析师陈涛对《财经》记者表示,黄光裕作为曾经的商业领军人物,把国美带上了高峰,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和见解,也是一位有个人特色和气质的企业家。不过,在黄光裕不在国美的这些年里,中国零售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美所在的零售3C电器这一优势领域,也迅速朝线上发展。

  “如果想要把没有跟上时代速度的企业拉回快增长轨道,还需要付出努力和艰辛,但并不是说没有机会。”陈涛说。

  从零售巅峰跌落

  黄光裕出生于1969年,广东汕头人,曾三度登顶胡润中国富豪榜。他出身贫寒,35岁成为中国首富,对中国早年电器零售业的发展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改革开放之初,汕头成为经济特区,黄光裕与哥哥黄俊钦凭借收购和二次销售从海外流入的二手电器,开启了创业之路,后将生意从汕头做到了内蒙古、北京。他们在北京承包了一家店面,销售服装和电器,店铺取名“国美”。在当时被国营渠道垄断的家电市场上,国美跳过层层经销商,直接从厂家拿货,用更低的价格、更好的服务,逐渐扩张店面,将生意做大。

  90年代,“买电器,到国美”这句宣传成为中国人最常听到的广告语之一。国美、苏宁和大中成为家电零售领域的三巨头。

  2008年,也就是黄光裕入狱之前,国美迎来了“高光时刻”。在这之前,国美在与苏宁的竞争中胜出,已3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大中电器。当年国美的销售额达到1200亿元,为苏宁的两倍多。黄光裕本人第三次荣登首富宝座,而且还担任了当年的奥运火炬手。

  然而,黄光裕的入狱让他自己和国美的命运都从顶峰瞬间跌落。

  2006年10月底,《财经》发布《黄俊钦、黄光裕受查》一文,根据记者调查,原北京中行行长、中国银行董事牛忠光被逮捕,曾在该行办过巨额贷款的黄氏兄弟成为调查对象,至少有13亿元的问题贷款在与黄氏兄弟相关的鹏润大厦和新恒基大厦之间密切流动,最终流向境外。黄光裕哥哥黄俊钦的“新恒基系”全部资产被查封,黄光裕本人及旗下公司也被纳入摸查名单。不过,黄光裕在调查进行了一段时间后被释放。

  2008年11月,黄光裕因涉嫌经济案件再次接受警方调查。2010年5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判决结果,根据判决书,黄光裕犯有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

  其中,非法经营罪主要涉及绕开外汇管制,通过地下钱庄向香港转移8亿人民币现金,用于偿还赌债;内幕交易罪主要涉及在其控制的“中关村”上市公司进行资产置换、股权重组等重大事项时,用自己控制的他人账号进行内幕交易,或者向其他人员提前泄露信息,供其牟利;单位行贿罪主要涉及向公安、国税等部门人员的巨额行贿。

  三罪并罚之下,黄光裕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刑期从2008年11月算起,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亿元,没收个人部分财产人民币二亿元。黄光裕妻子杜鹃也因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亿元,后被改判为缓刑三年,当庭释放。

  陈晓“去黄化”未果,黄光裕狱中不放权

  国美的商业帝国是由黄光裕一手缔造,他的入狱让公司的权力结构失去了平衡,随即陷入一系列争权风波之中。

  2009年1月,已被羁押的黄光裕辞去国美董事长职位,仍然通过Shining Crown Holdings和Shine Group两家控股公司,继续控制着国美的34%股权。身陷囹圄的他依然控制着国美。

  此时,陈晓临危受命,接替黄光裕任国美董事局主席。同年4月,经陈晓引荐,国美电器引入贝恩资本,这次合作的前提是“贝恩不会绝对控股国美”。

  此后,“黄陈之争”与黄光裕的案件审理作为两条主线交替进行。2010年5月11日,国美电器股东周年大会上,持有公司31.6%股权的两位联属股东投下反对票,否决委任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等三人为非执行董事的议案。

  然而第二天5月12日,国美董事会推翻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贝恩资本三人仍然担任董事。至此,黄光裕与国美电器时任管理层的矛盾大白天下。

  2010年5月18日,黄光裕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4年,以内幕交易罪判处黄光裕妻子杜鹃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亿元。黄光裕被判决后,陈晓倡导国美“去黄化”,强调整件事不是股权之争、利益之争,而是大股东身陷囹圄还死不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而他有责任和义务站在公司整体利益和所有股东的立场上,来抵制大股东控制这家公司。

  第二次剧情反转发生在二审判决前,黄光裕代表的公司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撤销陈晓董事局主席职务、撤销国美现任副总裁孙一丁执行董事职务。

  然而国美于2010年8月5日宣布对公司间接持股股东及前任执行董事黄光裕进行法律起诉,黄光裕方面则呼吁投资者支持重组董事局。

  2010年8月30日,二审裁定:黄光裕判决维持不变;杜鹃被改判缓刑,即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当庭释放。这让黄光裕家族在国美电器控制权的争夺中大大增加了筹码。

  2011年3月9日,国美电器宣布陈晓辞去公司主席、执行董事职务,大中电器创办人张大中出任公司主席及非执行董事。“黄陈之争”最终平息。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张大中担当国美电器董事局主席只是过渡性角色,实际掌权者是杜鹃。其后2012年,国美进行管理层调整,不仅大量启用新人才,还增设了多个高级副总裁之职。

  截至2019年12月31日,黄光裕在国美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5.51%,是最终控制人。

  目前,上市公司国美零售控股有限公司(即原“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共有13名高管,张大中自2011年3月10日起担任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兼非执行董事至今;邹晓春任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黄秀虹、于星旺自2015年6月任非执行董事至今;李港卫、刘红宇、王高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在2010年6月28日被推上台的王俊洲担任总裁至今。黄光裕出事前,王俊洲一直被视为其在国美的代理人。

  黄光裕入狱12年,错过移动互联网大潮

  黄光裕的入狱成了国美发展历程中的转折点。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历年发布的“中国连锁百强”榜单,2008年底黄光裕被拘捕之前,国美已经在2006、2007、2008连续三年蝉联中国连锁百强企业第一名。黄光裕被捕对国美打击明显,2009年,国美被老对手苏宁超越,下滑至第二名,此后只在2014年短暂重回冠军宝座,其余时间一直居于苏宁之下。

  国美不仅在和苏宁的竞争中落了下风,更是在业态上落在了时代脚步的后面。黄光裕入狱之时正是移动互联网大潮到来的前夕。从2009年开始,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让移动互联网呈现爆炸式发展,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迅速壮大,体量远超苏宁、国美等以线下门店业务为主的传统零售商。

  从2016年开始,以线上线下融合为主要特征的新零售浪潮再度改变了零售业。“人、货、场”的重构,各种高科技的应用,让新业态、新玩家层出不穷。

  在这两次革新浪潮中,失去了黄光裕的国美都没能跟上竞争对手的节奏,从而被越甩越远。

  陈涛告诉《财经》记者,国美是零售1.0时代的代表企业,在如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零售和电商领域,国美地位大不如前。根据易观的监测,在中国几大B2C电商平台中,国美的交易规模排在第5名,前面几家公司分别为天猫、京东、苏宁易购和唯品会。   

  财报显示,国美零售(0493.HK)的年度营收从2016年起逐年下降,由767亿元降至2019年的595亿元。同一时期,老对手苏宁的营收则从1487亿元增长至2692亿元。此消彼长之间,国美的营收规模从苏宁的约一半减少到了苏宁的约五分之一。

表1:国美2015-2019年营业收入;图表来源:国美2019年报表1:国美2015-2019年营业收入;图表来源:国美2019年报

  在营收下降的同时,国美近几年的利润也呈下降趋势,并从2017年开始陷入亏损。其亏损额2018年达到49亿元,2019年收窄至26亿元。

表2:国美2015-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利润;图表来源:国美2019年报表2:国美2015-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利润;图表来源:国美2019年报

  联手京东拼多多,国美如何东山再起?

  在整体落后于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国美也在调整自身的定位和战略,希望能重拾上升势头。

  2018年11月,国美宣布正式进入智慧“家·生活”战略周期。国美2019年中报显示,2019年是国美“家·生活”战略转型的关键期,国美依托互联网技术,建立国美App、门店、美店“三端合一”的用户触达和用户运营平台,同时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深度的“智能家庭整体解决方案”,打造国美特色的零售之路。

  其中,“美店”是国美主攻社交电商领域的落地产品,依托微信平台,以“美店”小程序的形式运行。任何人都可以注册成为美店店主,将平台上的商品添加到自己的店铺页面,通过自己购买或者分享给他人购买赚取佣金。美店平台上有百货、生鲜、美妆、母婴、电器等商品。依托国美的供应链体系,美店与品牌商家直接合作,由商家发货,送达消费者手中。

  除了内部挖掘潜力,国美也在积极寻找“外援”。2020年以来,国美先后与拼多多、京东达成深入战略合作。

  4月19日,国美零售发布公告,引入拼多多作为战略投资方,拼多多以总计2亿美金的可转换债券方式对国美进行战略投资,期限三年。5月28日,京东集团宣布战略投资国美零售,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境外可转债。

  国美零售CFO方巍表示,通过与京东、拼多多达成合作,国美基本完成初步的战略投资人引入工作,三方形成了供应链和流量端的优势互补。未来,国美将与京东在加盟店方面深度合作,与拼多多在定制端加快合作。

  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告诉《财经》记者,虽然很多人认为国美已经是“过去式”了,但国美在两方面还是有很大的优势。首先在线下,国美是唯一一家能够与苏宁抗衡的家电连锁企业。第二,国美多年经营积累了强大的供应链优势,无论是大家电、小家电还是手机等数码产品,面对供应商,国美都有一定的话语权和人脉积累。

  李成东认为,拼多多、京东与国美合作是各取所需。拼多多想做家电和手机数码品类,首先要有很强的供应商,而供应商面临着“电商二选一”的问题,很难下定决心与拼多多合作。引入国美这一零售商,就像阿里当年引入苏宁易购一样,拼多多可以巧妙地补足短板。

  京东的入股则是看中了国美的线下资源。新零售时代,线上线下融合成为主流,京东在线下一直有布局,2019年收购了五星电器,同时也在开设自营门店。另一方面,京东入股国美也有防御拼多多的需求。

  “对国美而言,不管是跟京东还是拼多多合作,都能获得订单,肯定是有利的。”李成东说。

  陈涛表示,国美生根于3C电器多年,3C供应链体系成熟,拼多多3C方面能力不如服装、快消那么强,合作对拼多多是有利的。而在目前中国市场上,与主流B2C电商平台,以及拼多多这样C2C、B2C混合的平台相比,国美在用户感知、运营能力上都不占优势,这些电商平台的运营操作模式和打法对国美都是有借鉴意义的。

  对于京东而言,此前更重视线上发展,随着线下和下沉市场潜力释放,京东的一项重要策略是向线下和下沉市场进发。虽然一二线城市消费者更倾向于线上购买,但在下沉市场,一些消费者倾向于通过线下店购买大件商品,线下也是提升用户体验、做新品发布的有效渠道。

  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对《财经》记者表示,国美在全国有2600多家实体门店,具有完善的全国分布式物流体系、供应链能力和入户到家售后服务能力。京东、拼多多与国美的联手,为国美注入了资金,而京东、拼多多也可为国美引入更多流量,增加产品曝光率、点击量和成 交量。拼多多、京东的供应链体系与国美全面对接,也意味着国美的非家电商品进一步扩充,通过更多非家电商品形成对国美社群的高频刺激,进一步增强国美社群的用户活跃度。

  注册国际投资分析师贾亦真对《财经》记者表示,从业务协同上看,阿里拥有菜鸟,京东有京东物流,拼多多战略投资国美,正是看中了国美下面的安迅物流和国美管家,一个为拼多多提供物流仓储,一个提供家电售后服务。从财务方面看,国美零售2019年净利润亏损25.9亿元,已经是自2017年以来连续三年亏损,拿到3亿美元可转债,可为国美补充弹药,缓解财务问题。

  目前尚不清楚国美与京东、拼多多的合作是否是黄光裕本人的决定,但市场均期待着黄光裕重新执掌国美后的下一步棋。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真的已经提前服完刑期重获自由。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6-24/doc-iircuyvk0273815.shtml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襄阳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yzz.net.cn/501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邮件:vqv888@outlook.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