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未分类

直播火了,为什么架机位的却转行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姚亚楠

  今年的疫情将直播彻底送上了风口,除了作为人们宅在家娱乐社交、获取资讯的重要渠道,直播与商业场景的结合也越来越紧密,甚至已经成为很多依赖线下场景的企业开展经营自救的“标配”。一时间,不少企业掌门人、知名艺人也下场直播,创造出多个销售神话。

  “每一场直播背后都需要强大的技术运营团队做保障”,一位从业者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商家寻求专业直播技术服务的需求有明显增长,因为任何一个小问题都会造成用户观感不佳,这对成交量的打击都是“灾难级”的。比较典型的案例如董明珠直播首秀,因延迟卡顿等问题被网友吐槽,带货成绩仅22.53万元,而解决问题后的第二次直播,其成交额就飙升至3.1亿元。

  除了“架机位”,一场直播的顺利进行需要哪些技术保障?井喷之下,这个领域的创业者面临着怎么样的市场与服务需求?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多位直播技术领域的创业者进行了采访,发现在直播爆发的热闹之下,也有创业者选择转身离开。

  直播火了,但请得起专业技术服务的没那么多

  “直播虽然现在很火,但找我们寻求专业技术服务的并没有那么多,订单量和往年相比基本持平,或者说有小幅增长”,魔都直播创始人张光勇告诉记者,他在2016年创业进入商业直播领域,提供广播级的直播技术解决方案。

  张光勇介绍称,区别于个人打开手机就播,广播级的拍摄需要摄像、导播、推流等专业设备和满编的控场执行团队,除了画质、收音,还要保障网络、灯光、切播、信息等各方面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远非架好机位、把设备连接起来那么简单。

  “疫情期间,很多大型的赛事、活动、会议不能如期举行,这部分需求量出现了大幅下滑。”张光勇称,随着疫情得到一定的控制,不少商家、培训机构等也加入直播行列,他们需要专业的技术配合,所以和往年相比,今年的订单量会有小幅增长,但火爆程度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夸张。

  “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在于专业技术服务收费高。”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坦承,“请一个直播团队,单个机位动辄就要大几千,好一点需要上万元,这对于很多人还是有压力的。所以你会看到一些个人网红,粉丝量虽然不小,但没有专业的拍摄服务,直播中画质、流畅度、收音等存在比较大的问题。”而BOSS直聘最近发布的《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71%的主播月薪收入仍在万元以下。

  每经记者就价格问题询问了市场上的相关供应商,部分公司对“一个机位”的订单表现出了“嫌弃”,“如果预算有限、只需要一个机位,建议自己用手机播”,上海一位服务商这样表示。

  “以前来找我们做直播的,除了机关事业单位,就是‘不差钱’的大公司。今年疫情带火了直播,也有一些小企业加入,但总体而言,我们的客户还是以B端的机构为主。即使现在网红不断涌现,来找我们做直播服务的个人几乎没有。”张光勇告诉记者。

  小公司为主,百万级营收已是天花板

  与“不差钱”的大客户相比,提供直播技术服务的则多数为小公司,“公司团队规模有五六个人已经很不错了”。李明(化名)2016年在河南搭建了自己的直播团队,他告诉记者,这个人员配置能够承担起一场中型直播的工作量,如果遇到大型直播或者单子多忙不开的情况,可以临时再找人过来帮忙,公司养一个专业的导播、摄像比较贵,行业内很多单子都是层层外包,临时借人、借机器很容易。

  “只能说这是一个生意,但不是什么大生意。”张光勇向记者表示,这是一个人力密集型的行业,直播现场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专人把控,需要的人数也基本确定,所以单位时间内的产出是固定的。做得好的公司每月会有二三十万左右的收入,一年下来百万级的营收已经是天花板。

  他告诉记者,进入这个行业,设备投入是每个创业者必须要面临的第一个门槛——专业级的设备是很烧钱的,顶配下来设备投入就接近百万。其次是技术,它不仅包括对机器的使用技术,更多的是直播经验的积累。“不是说把机位架好、设备连起来就完事,真正做了直播你才会发现,每天甚至每场都有新情况、新问题,卡顿、延迟、回音、任何一个小问题都会造成观感不佳,这对用户的劝退作用都是‘灾难级’的,也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李明同样向记者表示,直播中出了问题再去补救基本都已经晚了,所以很多问题都要提前帮客户考虑到。比如,现场有多少人、匹配什么样的设备,如果是娱乐活动,且直播流程中涉及到较多互动,就要考虑到是否会占用上行带宽,网络问题要提前解决好。

  鉴于此,这些企业的宣传推广几乎全靠口碑相传,“打广告、或是网上买引流作用不大,我们的生意几乎都是老客户介绍,新客户过来首先也会问你之前做过什么项目是否经历过大场面、经验如何,这是一个极其依赖口碑的行业。”张光勇表示。

  服务尚未标准化,已有创业者转行

  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0亿,较2018年底增长1.63亿。而在从业者方面,猎聘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直播从业者大数据报告》显示,在直播相关的前十大热招职能中,运营类相关的岗位和人才需求量最大,其次是主播类人才。运营类人才作为直播的幕后操盘手,是直播顺利进行并达成业绩目标的关键,而随着企业精细化运营,此类人才将持续受到关注。

  李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着直播升温,跨界进入直播技术服务的从业者也越来越多。2018年开始,很多影视公司、摄影机构纷纷开设此项服务,视频拍摄、摄影摄像与直播拍摄有相通性,这些从业者有一定基础,所以跨界学习、上手会比较快。

  不过,大批新玩家快速涌入的后果是把服务价格压得很低。“有的机构凑齐一个摄像机、导播台,推流器就对外接活了,把这项服务做成了一个非常廉价的产品,行业利润空间已经比较小了。”因此,李明在去年选择了离开。

  张光勇也向记者表示,工作中会遇到部分客户对直播质量没有比较清晰的判断,除了卡顿、收音等比较显性的问题,对构图、灯光、切播等更能凸显专业价值的环节却选择性忽视,只一味地比价格、图便宜,这无疑加剧了市场的不良竞争。

  “2016年、2017年直播刚兴起的时候,是个新鲜事物,很多公司不知道怎么玩,这对于提供直播解决方案的公司来说,发挥的空间就比较大,可以在活动策划、流程设计等多方面给出更多专业建议。而如今,随着直播的全民普及,它逐渐成为新的基础设置,加之行业利润空间被压缩,从业者的价值感越来越低了。”李明表示。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6-28/doc-iircuyvk0830953.shtml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襄阳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yzz.net.cn/503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邮件:vqv888@outlook.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