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未分类

瑞幸“宫斗”第二回合:面对股份清零 陆正耀清洗董事会

  原标题:面对股份清零,陆正耀清洗董事会 | 瑞幸“宫斗”第二回合

  文:余乐 马霖 刘以秦

  导语:经过两次董事会和一次股东大会,三名陆正耀的“反对派”被清除出董事会,支持者则全部留任,增补的独立董事又有至少两人是由陆正耀一方提名。陆正耀急于清洗董事会的背景,是债权人已向法院申请清算陆正耀和钱治亚持有的全部瑞幸股份。

  7月13日,瑞幸咖啡终于公布了7月5日临时股东大会的决议结果:董事会成员“四上四下”,陆正耀本人以及反对陆正耀的黎辉、刘二海和邵孝恒全部出局,陆正耀一方提名的曾英、杨杰两名独立董事任命均或通过。此外,公告还宣称,董事会在7月12日举行会议,任命现公司CEO郭谨一为新任董事长,并增加了刘峰和查扬两名独立董事。

  至此,瑞幸退市后的董事会席位之争告一段落。新一届董事会人数仍为八人,但独立董事增加到了五人。陆正耀本人虽然退出,但新董事会的多数成员都是由他提名的人选,董事长郭谨一更是在神州租车担任过陆正耀的助理。

  多位接近这次股东大会的消息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在7月5日的股东大会上,部分股东和陆正耀在会上就部分股票的投票权,以及投票、计票流程等问题产生分歧,并在会后对投票结果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这导致会议结果迟迟没有对外公布。但7月13日的公告表明,陆正耀还是在这一回合的较量中笑到了最后。

  蹊跷的股东大会

  随着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摘牌,这家公司的“连续剧”重点正在向公司内部的权力斗争上转移。据消息人士透露,审计机构安永发现瑞幸财务造假后,黎辉、刘二海二人支持将瑞幸的造假情况公诸于众,并一直在积极推动瑞幸对财务造假进行内部自查。邵孝恒则是独立委员会的主席,负责主持调查工作。

  7月2日,陆正耀的“反对派”曾召集了一次董事会,提议罢免陆正耀董事长职务,但因未获多数赞成票,这项提议未能通过。

  7月5日下午,瑞幸咖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讨论对董事长陆正耀、主要投资人黎辉、刘二海,以及独立董事邵孝恒的董事罢免提案,以及增加曾英和杨杰两名独立董事的提案。这些提案都是由陆正耀控制的瑞幸股东Haode Investments Inc.所提出的。

  股东大会的地点设在北京中关村东路的神州优车集团总部。《财经》记者在现场看到,大楼入口处有多位保安把守,不允许记者进入,两名持有瑞幸股票的个人投资者也被拒绝进入会场。一位陪同股东参加此次股东大会的代理律师表示,此次股东大会要求很多,他作为股东律师也被拒绝入内,这不同寻常。

  一位自称股东的男士向《财经》记者展示了一份股东名单,记者估算该名单上大概有三十家左右的机构股东。这位股东表示,其中有四家机构未到场。

  参加了股东大会的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陆正耀本人参与并主持了这次会议,黎辉、刘二海两人均未出席,但都派出了代理人参会。此前已经被解除CEO和董事职位但仍握有一部分投票权的钱治亚也未到场。

  会议一直到晚七点左右才结束。几小时后,陆续有媒体报道称所有提案在会上均获通过。然而,蹊跷的是,无论是瑞幸公司的官方网站,还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公告系统,都迟迟没有发布会议的结果。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会议结果没有发布,是因为部分与会股东与陆正耀一方产生分歧,并对会议结果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首先,部分股东认为陆正耀是利益相关方,不应主持会议,但陆正耀称自己作为董事长有权力主持。

  之后,陆正耀和部分股东又对陆正耀所持的一部分已被清算的股票的投票权发生了争议。

  瑞幸上市之后,陆正耀通过注册在开曼群岛的Primus Investments Fund LP和英属维尔京群岛的Haode Investments Inc.两家机构向瑞士信贷等银行质押了大量股票。瑞幸自曝造假后,瑞士信贷等借款人通过出售质押的股票收回了一部分借款,但由于瑞幸股价暴跌,这笔收入无法弥补借款人的损失。瑞士信贷等借款人于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开曼群岛分别提起诉讼,要求清算陆正耀家族控制的上述机构。

  6月16日,开曼群岛大法院做出判决,允许以瑞士信贷为首的几家银行清算陆正耀控制的Primus所持有的瑞幸股票,并在两个工作日内将这些股票转交给清算机构——毕马威(KPMG)会计师事务所。

  SEC资料显示,Primus此前持有1.87亿B类股,陆正耀质押了其中的5600万股。开曼群岛法院的判决意味着,Primus要将未质押的1.31亿B类股交出以供清算。B类股的投票权为A类股的10倍,但是其所有权一旦被出售,就会自动转为A类股。外媒报道称,这1.31亿股的投票权约占陆正耀所有投票权的25%。

  7月5日的股东大会上,陆正耀和其他股东正是对这部分股票的投票权产生了争议。陆正耀一方认为,这部分股票在转给毕马威事务所后,就已经自动转为A类股,失去了B类股的“超级投票权”。其他一部分股东则认为,这些股票的还没有履行B类股转为A类股的手续,因此仍具有“超级投票权”。这部分股东的意见未被陆正耀采纳。

  在对董事人选的任免议题进行投票时,争议又出现了。投票方式是每个人发一张表,表上有本次股东会所有议案,股东在上面一次性打钩,而不是逐项表决。而且,在计票过程中,也没有律师在场监督。

  计票结束后,陆正耀宣布所有提案均获得通过。但是,由于会议过程中出现了上述争议问题,部分股东在会议结束后对投票结果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但7月13日的公告表明,此次结果已经得到了确认。

  陆正耀暂时控盘

  随着7月5日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最终被确认,陆正耀已经在7月2日的董事会和这次的股东大会上连胜两局。让新一届董事会的人员构成完全达到了自己的设想。

  股东大会前,瑞幸共八名董事。其中,郭谨一、曹文宝和吴刚都是现任公司高管,郭谨一还曾在神州租车担任董事长陆正耀的助理。《财经》记者了解到,这三人在7月2日的董事会上均反对罢免陆正耀,也就是站在了陆正耀一边。

  黎辉、刘二海两名投资人一直在推进特别委员会对瑞幸造假问题,以及陆正耀在造假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调查,而邵孝恒和庄伟元两名独董则是特别委员会成员。这四人在7月2日的董事会均对罢免陆正耀投出了赞成票。

  新增补的几名独立董事之中,曾英是美国奥瑞律师事务所北京办事处合伙人,杨杰则是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从公开资料来看,两人此前与瑞幸均无交集,但他们都是由陆正耀控制的Haode提名,因而也是陆正耀中意的人选。

  7月12日的董事会又增补了两名独立董事。其中,查扬是律师出身,现任多家风险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刘峰则是厦门大学的会计学教授。厦门是瑞幸、神州等陆正耀旗下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此外,刘峰还代替被免职的邵孝恒,出任董事会审计委员会的主席。目前还不清楚这两位董事的人选是由谁提名的。

  经过这几次会议的改组,董事会的八名成员中更换了四人。黎辉、刘二海和邵孝恒三人被逐出董事会,支持陆正耀的三名高管均获留任,新增加的独立董事又至少有两人是陆正耀一方提名的。此消彼长,虽然陆正耀本人也被除名,但他在董事会中的控制权还是得到了大幅提升。

  美股维权律师、瑞幸咖啡投资者代理律师郝俊波此前向《财经》记者表示,黎、刘、邵三人希望把造假责任查清,将此三人都罢免掉,意味着财务造假自查可能不会继续,“全盘换掉,可能有利于混淆责任。”

  7月1日,瑞幸发布公告称其内部自查已基本完成,自查结果仍然将造假的责任人指向前CEO钱治亚和前COO刘剑,并未直接提及陆正耀参与造假。但公告中称,董事会要求陆正耀辞职的原因,正是基于“特别委员会在内部调查中发现的文件和其他证据,以及对陆正耀在内部调查中的配合程度的评估”。

  外媒 7月5日的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内部调查发现的证据显示陆正耀“知晓或应该知晓”虚增交易的事实,并称陆正耀没有全力配合调查。陆正耀本人则对外媒回应称此说法系“谣言,不属实”。

  目前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已停牌,正在进行退市备案。这家公司不久前表示,其4000多家门店在正常运营,近3万名员工仍在为用户提供服务。一位瑞幸门店咖啡师告诉《财经》记者,门店还在正常运营,他对公司管理层和运营层面的事情也不太了解。“因为我们是属于门店运营,所以大家都是抱着做好本职工作的心态。”

  等待陆正耀的还有另一项判决。7月6日,英属维尔京群岛商业法院开庭审理瑞士信贷要求清算Haode Investments Inc和Summer Fame Limited的案件。这两家机构均持有瑞幸股份,Haode由陆正耀家族控制,Summer Fame由钱治亚家族控制。截至发稿时,该法院的官方网站上仍未公布判决结果。

  此前,陆正耀在瑞幸公司的控制权已经因开曼群岛法院对其另一部分股份的清算而被削弱。目前陆正耀和钱治亚联手,仍握有瑞幸公司约45%的投票权,但如果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判决结果对他们不利,他们的投票权就会丧失殆尽。

  SEC数据显示,如果陆正耀和钱治亚的股份遭到清算,那么黎辉的大钲资本将成为投票权最高的股东。他的投票权约为26%。届时,新的控制方有权力再次召开股东大会,重新商定董事会的人选。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7-14/doc-iivhvpwx5350223.shtml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襄阳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yzz.net.cn/522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邮件:vqv888@outlook.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