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未分类

电竞十年,腾讯的挑战

图片来源|腾讯官方图片图片来源|腾讯官方图片

  电竞能否像三大球一样,成为全球年轻人热爱的流行文化?能否在社会上拥有良好的大众口碑?能否作为一项体育运动被公众所接纳?这些都是在推动电竞发展的道路上绕不开的问题。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崔鹏

  “竞技体育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可预测性。”

  8月18日下午,腾讯公司副总裁程武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对两天前刚结束的一场线下比赛充满感慨,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那一天,有超过2000名观众涌入北京五棵松体育馆,观看《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的总决赛。它是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国内首个恢复公开售票的线下体育赛事。

  比赛在TS和DYG两支战队之间进行,规则是7场4胜制。TS在0:3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连扳4局反超夺冠,将1344万元的高额奖金收入囊中。

  这是一场颇有隐喻性质的比赛,迎来逆风翻盘的不仅是一支战队,还有整个电竞行业。

  电竞诞生之初,只是游戏产业的附属行业。它最大的作用是推广游戏产品,并且时常受到舆论各种质疑。而当下,电竞正在变成具备独立产业价值的新兴行业,吸引越来越多资本力量入局。

  在海南“全球电竞领袖峰会”现场,微博和快手同时宣布收购《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两支战队,正式涉足电竞,其中微博收购的正是在北京逆风翻盘的冠军战队TS。

  “我们这代人不管如何看待电竞,都要承认电竞的时代已经来临了。”乒乓球奥运冠军邓亚萍在这场峰会上发出感慨。

  在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历程中,腾讯的力量无法忽视。十年来,腾讯一直在推动中国电竞产业的规范化和标准化进程,努力扭转社会对电竞的偏见,联合各个利益方共同参与电竞生态的搭建。

  “开始我们觉得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但谁也没想到电竞行业发展会这么快速。”程武对《中国企业家》表示。

  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任宇昕说,电竞正在成为全球发展最为迅猛的新兴体育形态,是备受全球年轻人喜爱的时尚运动,也是跨越国界和民族的新语言。

  第三方机构NewZoo最新发布的全球电竞市场报告显示,全球电竞用户数已经达到4.95亿,中国市场收入占全球电竞市场收入的35%,已经超越北美地区,成为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

  向来谨慎的各地政府也在重新审视这个全新的竞技项目,北京希望成为“电竞产业品牌中心”,上海希望成为“全球电竞之都”,海南也在利用自贸港优势大力扶持电竞产业。

程武程武

  2016年底,腾讯电竞品牌独立之后,程武曾经提出中国电竞“黄金五年”的说法,号召整个行业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

  这是一次精确的预判。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电竞先是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表演项目,然后又成为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去年底,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EF)的成立,更是让电竞在融入奥林匹克大家庭的道路上迈出关键一步。

  在这些突破性的历史节点上,腾讯都没有缺位,以腾讯为代表的中国电竞正在全球市场迸发力量。中国电竞产业正在迎来最好的时代,而腾讯也正在搭建属于自己的舞台。

  三大突破,一次独立

  一切激动人心的演出,都有它的首秀。

  对于腾讯电竞来说,故事的原点在10年前。2010年底,“腾讯游戏竞技平台”(TGA)正式发布,作为国内游戏版权方的代表公司,腾讯决定亲自下场做电竞。

  此前,中国的电竞赛事大多由硬件厂商(赛睿和英特尔等)举办,当时最大的综合性比赛WCG,由三星在背后推动。硬件厂商办比赛,有强烈的品牌和销售导向,所以,早年间电竞比赛的稳定性和连续性都难以得到保证。

  做电竞不怕没钱,就怕没项目。内容版权方成为主导行业的好处在于,电竞赛事从源头上保证了稳定性,用户规模和正规化程度都有明显提升。

  将TGA命名为“竞技平台”、成立时举办授旗仪式,这些细节都暗示着电竞诞生之时就与竞技体育密不可分。腾讯从TGA开始真正系统性、全品类涉足电竞产业,它这也是中国电竞由蛮荒阶段走向体系化发展的转折点。

  TGA的成立,也是当年腾讯探索数字内容产业的一个缩影。2011年,程武对外提出腾讯的泛娱乐战略,在随后5年里,他带着不同的团队内部创业,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在腾讯游戏之外,相继孵化出腾讯动漫、腾讯文学和腾讯影业三大独立业务品牌。

  程武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做泛娱乐和新文创业务很辛苦,“相当于我在这10年里做了四五家创业公司”,幸运的是,无论是直属领导任宇昕,还是公司大老板马化腾、刘炽平,始终都在鼓励一线团队自下而上的创新。

  “它是腾讯泛娱乐业务版图的最后一块拼图。”2016年底,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的第五大独立品牌“腾讯电竞”正式发布,程武给予了它极高的评价。

  当时,腾讯已经拥有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和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等多款重量级赛事,累积了丰富的电竞经验,社会大众对电竞赛事的认知度也日渐提高,无论对腾讯还是整个行业来说,电竞独立的时机已经成熟。

  腾讯电竞肩负着整合腾讯旗下大量电竞赛事项目、统一对外输出品牌的重任,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尚未有业内先例借鉴的一种尝试。

  腾讯游戏副总裁、腾讯电竞总经理侯淼告诉《中国企业家》:“电竞团队真的是一穷二白,甚至背负着压力去创业。”

  不过,腾讯电竞团队无疑是幸运的。近年来,电竞行业的增速超过所有从业者预期,成长在大赛道之中的创业团队,从不用担心后劲不足。在侯淼的印象中,腾讯电竞一直在拼命奔跑,“但怎么跑都跑不过行业发展,永远有一堆新问题摆在眼前”。

  腾讯互娱移动电竞业务部总经理张易加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腾讯电竞成立后,打通了不同电竞赛事的协同关系,对外收获很多合作伙伴与政府主管部门的支持,为各个项目提供了巨大帮助。

  实际上,腾讯电竞成立之后,电竞行业的好消息确实接踵而至。

  电竞能否像足篮排三大球一样,成为全球年轻人热爱的流行文化,能否在社会上拥有良好的大众口碑,能否作为一项体育运动被公众所接纳,这些都是在推动电竞发展的道路上绕不开的问题。

  如果要选出中国电竞10年发展历程中的首个关键时刻,“电竞入亚”无疑会入选。

  电竞作为一项运动,本身就需要高规格平台的推广,而亚运会也需要具备全民影响力的新兴体育项目支持,竞技体育在科技加持之下发展到今天,两者结合是必然的结果。

  2017年底,亚奥理事会正式接受电竞入亚的申请材料,进入亚洲45个国家奥组委的投票程序。不过,无论是投票环节安排、决策点、操作流程还是时间点,腾讯当时几乎毫不知情。

  从零起步半年之后,腾讯的三款产品成功入选“2018雅加达-巨港亚运会电竞表演赛”,占据一半名额,另外三个项目分别来自美国暴雪公司以及日本科乐美公司。

  “我们觉得很自豪,成为这一历史时刻的参与者和见证者。”程武告诉《中国企业家》。

  虽然只是表演赛项目,不过这次破冰之旅意义重大:电竞第一次进入国际综合性体育赛事,它是亚奥理事会代表的传统体育界对电竞体育价值的认可,也是社会对电竞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肯定。

  亚运会结束后不久,电竞又成为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这也是电竞首次成为全球洲际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但腾讯的愿望却不仅于此。与绝大部分竞技项目一样,电竞的终极殿堂也是奥运会。在腾讯电竞亮相的各种重要场合,它也一直在表达对电竞入奥的愿望。虽然从任何角度来看,这都注定是一条非常艰难的道路。

  想要成为国际奥委会承认的正式运动项目,其中一个必备条件是:必须拥有一个承认并遵守奥林匹克宪章、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有协议、唯一的国际单项联合会组织。2019年底,在新加坡成立的GEF扮演的就是这个角色,它是第一个全球电竞单项组织,同时也具备制定相关规则并向国际奥委会提出申请的资格。

  GEF团队中很多官员都曾经长期在奥组委工作,它吸引了54个国家和地区的协会加入,目前已经成为涵盖五大洲的国际协会。

  历史上很多进入奥运会的项目,都走过同样的路径,比如国际攀岩联合会(IFSC)成立之后,就一直在推动攀岩项目入奥,并最终在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上如愿以偿。

  腾讯是GEF的首席创始合作伙伴,程武同时担任GEF副主席。他告诉《中国企业家》,今天的电竞需要业界公认的专业协调机构,GEF的成立是各方条件成熟的结果,也是电竞入奥的必经之路。

  程武希望通过GEF与腾讯的合作,帮助电竞行业建立全球化的标准规范,向其他国家和地区分享中国电竞的经验。

  腾讯经验,中国标准

  在超过10年的时间里,腾讯是推动中国电竞产业发展最主要公司。目前,腾讯电竞共计拥有7个品类12项系列赛事,很多不同类型的项目都在同时进行,这需要强大的运营调度能力。

  比如《王者荣耀》比赛,由10名队员参加,地图主要由三条路线构成,机位镜头容易分配;而《和平精英》比赛,最少需要60名队员,地图是8×8尺寸的64平方公里,选手对战在地图任何角落都可能发生。这两项赛事需要的舞台布置、转播机位数量、编导程序和网络支撑能力天差地别。

  “全球范围内,没有几家公司具备我们这么完整的能力。”侯淼告诉《中国企业家》。

侯淼侯淼

  通过大量电竞赛事的运营经历,腾讯拥有丰富的游戏内直转播能力、赛事主办能力、直播技术能力以及赛事资源积累等。

  腾讯将这些经验看做是自己的中台能力,即使某项电竞赛事进入生命末期面临淘汰,这种中台能力也能保证腾讯在短时间内启动其他新兴项目,始终保持腾讯电竞的赛事规模和影响力,而不至于造成资源浪费。

  这种能力也被看作腾讯在电竞行业中的绝对竞争壁垒。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侯淼曾略带自豪地告诉团队,腾讯是唯一参与过洲际运动会的电竞团队,收获了很多宝贵经验,是业内同行所不具备的。

  比如说,运动员的尿检问题,对传统体育选手来说非常熟悉,但绝大多数电竞从业者都没经历过,而腾讯电竞团队已经在2018年的亚运会上就培训过相关能力,与国家体育总局相关人员有过密切配合。

  不仅如此,腾讯还与Riot公司成立了中国第一家独立电竞赛事运营公司腾竞体育,由其负责LPL赛事的举办。这些探索经历都是可供行业内其他公司借鉴的经验。

  与此同时,当一个行业开始追求规范化,通用的行业标准就必不可少。腾讯作为头部公司,对外输出了很多公共标准。

  比如,腾讯掌握着赛事运营的软、硬件技术,而NVDIA、英特尔和高通等公司掌握着芯片技术和图形生成技术,腾讯与这些知名公司共同制定了很多公共标准,并对外开放共享。

  在多年举办比赛的经历中,腾讯还克服过大量技术难题,从选手设备与网络的连接问题,到选手、教练与裁判的通讯问题,再到直转播系统的流畅度问题等。

  目前,在最核心的电竞赛事组织和赛事内容制作方面,以腾讯为代表的中国标准都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处于领先地位。

  尤其是GEF成立之后,腾讯电竞还将与GEF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电竞赛事运行、人才教育培养、规则制定以及商业模式探索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传递中国经验。

  腾讯在电竞行业发展过程中,还承担着很多超出一家商业公司分内事的任务,比如大量的行业普及教育、电竞人才培养、赛事体系搭建、技术规范和规则制定等等。

  与之相关的每一条政策,尤其是涉及未成年人、投资和赌博等因素的时候,腾讯都需要提前与公安部、文旅部、工信部等部委以及监管机构进行深入沟通,确保行业政策的合规性和公信力。

  “腾讯走到今天,就像Pony(马化腾)讲的,企业越大,责任越大。”程武说。

  “积极并谨慎”的商业化

  “我们的商业化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侯淼告诉《中国企业家》,腾讯电竞面对商业化的态度是“积极并谨慎”。

  谨慎的原因主要是电竞作为新兴产业,有很多不确定性,比如内容监管问题,过度追求商业化很可能葬送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

  积极的原因是电竞赛事可以在线上举办,受到地域和空间的限制更少,它不需要运动员之间的身体接触,抗风险能力更高,所以商业化潜力超过很多传统体育项目。

  从数据结构上看,腾讯电竞的收入主要由赞助商支持、政府扶持、版权售卖和衍生品开发等几部分构成。

  过去3年,在腾讯电竞的成绩单里,无论是赞助商收入还是版权收入,增长率都超过60%,今年上半年即使受到疫情影响,腾讯电竞收获的赞助商金额也超过去年同期。

  腾讯电竞目前的头部赞助商覆盖电脑外设、手机、服装、快消和汽车等领域,这些领域的消费人群与电竞用户有很高的重合度。很多头部品牌都与腾讯保持着长期合作关系,有些甚至与腾讯连续合作超过5年。

  头部品牌的示范效应非常明显。腾讯电竞一位品牌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看到vivo成为《王者荣耀》联赛的主赞助商取得不错效果之后,OPPO要求成为《和平精英》联赛的主赞助商,“人家说我不能落后,我也要一个赛事平台”。

  未来,腾讯电竞的商业化重点将放在特许经营上,横向对比来看,传统体育赛事比如NBA和奥运会,都有成熟的特许经营机制。

  电竞的商业化,不能只有腾讯一家公司赚钱,而是要让整个生态链都拥有健康的商业模式。这就意味着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比如赛事执行公司、直转播公司、内容制作公司、俱乐部和电竞选手都能实现盈利。

  当腾讯的赛事需求越高,它们需要提供服务水准越高。所以当腾讯电竞成长的时候,这些合作公司的能力也在进步。

  侯淼相信,未来一到两年,肯定会有电竞企业上市,“上市意味着电竞企业是盈利的,并且被投资机构认为具备可持续发展性”,这也是腾讯打造健康生态的最好证明。

  一张城市新名片

  因疫情因素,很多人在今年看到电竞身上的独特价值,在传统线下体育赛事纷纷停摆的时候,电竞赛事依然能在线上展开,拥有庞大的用户规模。

  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也是GEF副主席,他认为疫情的影响虽然具有不确定性,但电竞的发展是时代进步的必然结果,在疫情之中机遇和挑战共存,如何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之后继续发展电竞,才是关键之处。

  让从业者欣慰的是,今年来自政府层面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开放。一方面,有关部门看到电竞和它代表的新文创产业发展迅猛,在年轻人当中广受欢迎;另一方面,疫情之下,电竞确实拥有传统体育项目难以比拟的优势。

  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各种扶持政策和电竞城市打造计划都在陆续出炉。腾讯电竞因为拥有圈内最成熟的运作经验,成为各地寻求合作的优先对象。

  在腾讯内部,高层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腾讯电竞跟不同城市签订的合作协议,有没有做差异化设计?

  所以,腾讯向各大城市输出电竞合作的时候,也在根据城市间的不同特质,落地不同项目。

  比如,上海的目标是做“全球电竞之都”,它聚集了全国80%以上的电竞公司和俱乐部,是中国举办大型电竞赛事经验最丰富的城市,所以腾讯选择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与《和平精英》全球邀请赛这两大重要赛事落地上海。

  北京提出的目标是做“电竞产业品牌中心”,拥有国内领先的高等院校集群,在教育层面优势明显。所以腾讯与北京市多所高校展开电竞人才培养,同时将《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落地北京。

  而海南省的目标是打造“国际电竞港”,它作为自贸港的政策扶持优势明显,比如“海六条”在产业孵化、赛事落地、文创+旅游探索等方面,都给电竞行业营造了极为宽松的环境。所以腾讯选择将“全球电竞领袖峰会”和腾讯数字文创节两大线下活动落地海南。

  中宣部副部长傅华在“电竞北京2020”的现场演讲中表示,电竞不仅仅是一项体育活动,还是一项文化活动。

  程武对此深以为然,电竞在连接全球年轻人、促进文化交流方面有独特优势。他认为利用游戏的方式让中国文化走出去,更容易让海外用户了解并接受中国文化。

  至于下一个十年,电竞的未来在哪里,程武的预期很高。在看他来,电竞运动不仅仅是游戏本身,或者体育运动的简单延伸,它是人类社会科技文明发展的重大阶段性突破,是人类和科技结合的新型竞技运动,也是最完整形态的人机结合对抗项目。

  电竞对人类的体能、智力、精神意志和团队合作精神都是极高考验,“未来电竞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结合之后,电影《头号玩家》中描绘的场景一定会实现。”程武深信不疑。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01/doc-iivhuipp1888627.shtml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襄阳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yzz.net.cn/587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邮件:vqv888@outlook.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