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未分类

“置顶”自研地图 滴滴挤入“自动驾驶”前景难料

  《投资者网》侯书青

  在滴滴客户端一直存在的自研地图,在近日改版后被置顶,作为默认导航地图。

  地图服务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一大刚需,可供挖掘的盈利点却较少。各家地图除了对外提供地图数据、地图服务、导航服务之外,通常的做法是引入付费排名的机制。在被大企业收购后,通常会被作为O2O流量入口,为共享单车、网约车、或者旅游服务引流。

  手握庞大客户出行数据的滴滴出行,在新版本中将自研地图放在显要位置,是否意味着地图业务的重要性相应提升?

  数字地图赚的是“吆喝”?

  数字地图作为一种工具性极强的服务,在盈利方面却先天弱势。国内早期的地图厂商如高德、凯立德,起步阶段主要靠与各大车企合作,在车载导航市场赚到了第一桶金。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高德成为互联网地图和手机导航地图领域第一批吃螃蟹的企业。凯立德没能及时赶上互联网的浪潮,却也继续在汽车后装导航市场连续几年销量领先。

  在高精地图领域,滴滴入局较晚,滴图科技于2016年2月成立,但在次年11月便获得了导航电子地图的甲级测绘资质。这一资质在业内颇具分量,2013年时具备此资质的单位还多为政府或国企背景,而到了2020年,就已经有许多民企相继取得了此资质。

  目前国内数字地图领域可谓山头林立,百度地图与高德地图分别背靠百度与阿里,在母公司巨大的体量支持下,两家合计拿下了国内超过65%的活跃用户。2019年国庆黄金周的第一日当天,高德地图日活用户数达到了1.18亿。

  目前,百度地图与高德地图的月活数量均在4亿以上。如此高的月活数量,并没有带来与庞大月活相匹的利润。翻看阿里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在 “创新与其他”类别的业务中,高德地图与钉钉和天猫精灵贡献的收入均仅占阿里历年Q1总收入的1%。

  尽管地图业务在经营数据方面对阿里财报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其对于阿里的菜鸟网络、飞猪旅行、支付宝等业务的支持作用独一无二。

  由此可见,数字地图在盈利方面有着诸多局限性,它更像是企业业务的“效果倍增器”,对于企业其他业务的支持能力不可谓不强。滴滴作为互联网出行领域的老牌玩家,对于自家数字地图“上线”一事,滴滴方面回应称:公司的地图业务一直都存在,这次仅是因产品改版把自研地图放在顶导位置上,改版后司机端仍然可自主选择导航地图。

  滴滴地图可堪大任?

  作为滴滴在自动驾驶领域前期技术积累的一部分,滴滴地图目前在功能上与竞品还有较大差距。比如在路线的详尽度方面,与同类产品相比,滴滴地图目前收录的道路数量仍然不够详细。

  在黑猫投诉上关于滴滴的相关投诉中,有几例比较典型的投诉都与路线规划有关。在实际体验滴滴出行APP时,也能发现其规划的有时并非最优路线。

  对此,滴滴方面表示,由于网约车与自驾不同,在为网约车规划路线时会综合考虑时长、安全性、距离、价格等诸多因素,从而导致“绕远”的误会。

  2020年8月,滴滴已在28个城市试点“行前多路线选择”的功能,乘客在出行前可以在最多三条线路之间进行选择,从而优化用户体验并减少司乘纠纷。

  在实际使用滴滴出行APP时,《投资者网》也发现,在规划下班常用路线时,滴滴推荐的路线与高德地图相比并不方便。在向滴滴方面反映了这一问题后,滴滴回应称系bug所致,已经于第二天修复。

  从规划公交出行路线出现的差错可以看出,滴滴APP的相关算法尚有瑕疵。作为一款打车软件,地图服务是滴滴的基础服务之一,其功能明显更多倾向于打车业务。

  在询问几位滴滴司机在实际使用中的体验时,司机均表示易用性与百度高德等并无太多差别,只是平台要求使用滴滴地图。在晚高峰时段,一位司机热心地向《投资者网》介绍在工作期间使用滴滴地图时的感受,他说:“路况显示比较详尽,实时的拥堵路段情况在我这边都有显示。”

  如前文所讲,地图业务本身在盈利方面能力较弱,却能够为其他业务提供不少助力。滴滴地图是否有意借鉴其他图商发力生活服务领域?对此,滴滴出行表示公司的地图团队将始终致力于提升平台用户、司机和车主的出行体验,进一步促进智慧城市建设。

  滴滴的这一表态侧面证明,公司在地图业务方面所做的种种努力,其目的并非全面进入地图领域与百度、高德争雄,而是要让滴滴地图能为自身的网约车业务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持。

  剑指自动驾驶

  2020年5月,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随着国内疫情受到有效控制,滴滴国内的乘车量已经达到疫情前的60%-70%。目前公司的财务状况稳定,核心业务疫情前已经盈利,“资产负债表是非常强劲的”,并声称将专注于提高效率。

  至于柳青提到的“核心业务”具体包括哪些,众说纷纭。但2018年滴滴顺风车连出两起恶性事故时官方称:连续6年亏损,2018上半年亏损40亿来看,滴滴目前的亏损仍然难以弥补。2019年Uber上市时,作为持股滴滴15.4%的大股东,其招股书中显示彼时滴滴的估值约为516亿美元,较2017年缩水了近10%,与上市传闻中所称的800亿美元估值更是相差甚远。

  国外同行的日子也不好过,今年年初Lyft与Uber相继传出裁员消息。在这样的背景下,滴滴称目前没有裁员或筹集资金的计划。即便整体盈利情况可能并不乐观,但自2012年成立以来,滴滴累计已获得12轮超过200亿美元融资,产品盒子援引业内人士的分析认为,滴滴目前的资金仍相对充裕。

  即便面临着亏损和估值滑坡,滴滴看好自动驾驶的前景。近日,滴滴出行联合创始人、CTO张博公开表示:“未来交通出行将在交通基础设施、出行交通工具和共享出行三个层面发生智能化变革,而地图则是移动出行领域的关键服务。”

  地图服务尤其是高精度地图对于自动驾驶尤其重要,而在自动驾驶领域野心勃勃的各大公司早已开始前期布局。百度早在2013年9月就已经通过收购长地万方获得了甲级测绘资质,其建立的Apollo生态所用的技术居世界前列,目前已经吸引了北汽、长城、一汽等车企的合作。2015年,宝马、奥迪等德系车企联手以29亿欧元(约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诺基亚的Here地图业务,上汽2017年9月入股武汉中海庭数据技术有限公司,通过战略合作的方式共同研发高精地图。

  在全产业链的合纵连横上,滴滴亦不甘人后。2018年4月,滴滴联合汽车产业链上的31家车企成立了“洪流联盟”。联盟中不光有汽车制造企业,也涵盖了新能源、车联网、零配件制造等诸多方面。

  表面上看滴滴通过“洪流联盟”调动了许多资源,实际上整个联盟颇为松散,各家企业在联盟外部也押注颇多。即便是在联盟之内的31家企业,彼此之间的竞合关系也十分复杂。比如蔚来汽车虽然作为“洪流联盟”的一员,其董事长李斌却也为滴滴在高端专车领域培养了若干有力竞争者——李斌同时是首汽约车和嘀嗒出行的投资人。

  这样一个松散的联盟能否为滴滴扫清前路上的障碍犹未可知,但自动驾驶至今仍然存在着许多尚待跨越的门槛,和法律、伦理、基础设施的铺设等问题比起来,技术上的不成熟对于各大科技企业而言只是一个小问题。滴滴在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实验方面也有新进展:2020年6月,滴滴在上海嘉定区的自动驾驶体验道路正式上线。用户可以在APP上递交申请,在收到工作人员的通知之后用户便可以前往体验,目前滴滴已经能够实现L5级自动驾驶。

  在给《投资者网》的回复中,滴滴表示:“滴滴自动驾驶已经具备实现技术目标的完备研发模块。”但仅具备完备的研发模块,与相关技术产品已经成型并能协同工作之间的差别不言自明。

  从同一赛道上竞争的选手们所取得的若干成果来看,滴滴目前没有明显优势:禾多科技8月27日宣布获得A+轮融资,目前正在推进自动驾驶量产落地;武汉开发区日前的一次招商活动也吸引了包括华为智能网联创新中心,东风自动驾驶领航项目等;就在滴滴上线自动驾驶体验道路当月,高德也与文远知行在广州合作上线了面向公众的RoboTaxi运营服务。

  百度Apollo更是联合一汽红旗开发了前装自动驾驶的量产车型,已经拥有国内第一条L4级别的乘用车生产线,在长沙和沧州开放的Dutaxi目前可以在当地免费体验,在百度地图中可以呼叫用车。

  与百度相比,滴滴的进度明显已经落后。直到今年5月,滴滴宣布旗下已独立的自动驾驶公司才获得首轮5亿美元融资。在量产前装车上滴滴虽然落后,但多年的经营使滴滴手握大量用户的出行数据,滴滴自主研发的车载设备“桔视”目前覆盖了平台上50%以上的订单,积累的道路数据可以用于自动驾驶仿真模拟。

  公司表示:“地图团队利用平台上的出行大数据,通过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等技术,能够实现诸如推荐上车地点、猜你想去、甚至AR导航等创新功能,均为业内首创。”

  与此同时,滴滴也在尝试开拓创新业务,包括代驾、跑腿、货运、小额贷款等,基本离不开“出行”范畴。眼下各大平台的补贴大战仍旧没有停歇,高德和百度的“聚合打车”业务蚕食着滴滴的部分市场,而日后的自动驾驶领域即将到来的厮杀势必会更加惨烈。目前面临着估值滑落、盈利困难等问题的滴滴,能否在下半场继续站稳?(思维财经出品)■



https://tech.sina.com.cn/i/2020-09-02/doc-iivhvpwy4382939.shtml

本文来自网络,本文观点不代表襄阳资讯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yzz.net.cn/588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

邮件:vqv888@outlook.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