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心刺骨的莫顿氏神经瘤复原记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19年底,一场非计画中的赛事,我在马场跌了一大跤,左前脚掌闷痛,延展至足趾,三、四、五脚指,像电波流动的烧灼肿胀及尖锐痛,脚掌无法均衡着地,只能跛行。足趾痛就像牙齿神经痛,虽是小事,痛起来要人命,折腾了三个月,历经三位医生束手无策,最后赛到一位针灸神医,疼痛才得到舒缓。

停下脚步聆听它的声音

身为一名长距离跑者,赛事中受伤是家常便饭。根据先前的经验,我掉以轻心的以为,休息二、三天加上勤快的冰敷,疼痛就会神奇的舒缓,但这次颠覆我所认知的世界,这个痛不像以往那么温驯,真正踩到大地雷。痛了一个礼拜,再过二周就是渣打马,时间捉襟见肘的紧迫感,疼痛好像无止尽。我得做点什么来救救自己的脚,一向排斥吃药的我,翻箱倒柜找出之前看诊医生开的消炎药、肌肉松弛剂,还真的立刻有效,症状得到轻微的舒缓,疼痛指数从10分破表降到7-8分之间,状况才一点点好转,又学不乖心存侥幸的强忍着痛5公里、10公里偷偷的练跑。有跑有效果,不过却是负作用。我一方面增加保护因子舒缓疼痛,另一方面又增加危险因子自主练习,终究,功亏一匮,病入膏肓愈来愈痛。这么严重的脚伤,2020渣打马拉松,能跑不能跑,我没把握。

我承认得了「跑步成瘾症』,几天没跑步浑身不对劲,在这个脚痛急性期,发挥赌徒性格,明知有麻烦上身,还奋不顾身的要跑步。每个成瘾患者的背后一定都有个力量,像是酒精成瘾者一开始是为了借酒浇愁;网路成瘾者无法在学业上缺乏成就感,只好躲到网路世界去;购物狂从大量撒钱中获得满足…. ,说穿了「成瘾者」的共通点是为了「追求短暂放松、平静,获得一时快乐、满足,拥有自我支配力;但长期下来,却有危害性,让人不愿意放弃,甚至无法放弃。 」

我的大脑被制约,跑步让我感到愉悦,每一次努力获得一点点甜头,愈加强化我的跑步行为,于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这种行为,只为了尽快达成目标。

从弃赛到完赛,成绩已经变得不重要。

从弃赛到完赛,成绩已经变得不重要。

赌徒性格没有「绝望」这两个字

我有5年的跑龄,却无法SUB 4(跑进4小时),拿到BQ是我的中程目标,今年只剩渣打马和万金石马可以拿到认证资格。在这个节骨眼,速度与方向,孰轻孰重?毫无疑问,肯定是方向。道理很清楚明白,脚疼还要拼速度,脚废了,也许就跟BQ无缘,但赌徒的心里OS:「这一次,肯定会赢。」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眼前的这一次,深怕错过而懊恼。挣扎了好久,因为心有余力不足,完全无法再跑了,让我放下执念,认真的去看骨科,第一次诊断是脚指头拉伤(事后,我觉得不可采信),治疗方法是吃消炎药搭配复健,为了在短时间内复原,我还自己加码,冷热敷,停止练习,多管齐下,每天期待张开眼睛,疼痛out。都如此拼命,当然希望看到成效,可是,期待一天天落空,每天睁开眼睛想到要下床就开始焦虑,痛彻心扉的刺痛、撕裂、灼热感,加上足部的肿胀感,超级不舒服,想到头皮就发麻,我害怕走路,更别提跑步了。

2020渣打马赛事当天晚上,左右脚连环痛,害我彻夜难眠,异想天开自创贴布疗愈法

赛事倒数一天,原本的左脚疼,传染给右脚,左右脚联合出击,威力惊人,前一晚痛到失眠,萌生弃赛的念头。怪怪,只要有赛事,我的脚就不安份,人的意志力实在太强大了。嘴上嚷嚷停止自我虐待,身体又往赛事会场前进,前一刻才承诺只去当加油团,下一秒却双脚踏在赛道上,被跑友带着走,忘却脚痛这件事。

2020台北渣打马拉松416作收,破4闯关再度失败。对于成绩,从弃赛到完赛,己令人欣慰,反倒是足趾的雪上加霜,磨难才正要开始。

举步维艰的足趾痛

脚被我操到废了,脚前掌和三、四、五指痛更剧烈,跛脚,只能靠脚板内侧踩地行走。我把生命都投注在跑步这件事情上,明知不可而为之,不听劝告,积劳成疾,造成罪孽,必须自我承担。

再一次决定痛定思痛,好好的正视我的脚伤,异常勤快的做电疗复健,也许是小洞不补,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这次疗程完全失灵,痛如影随形,严重影响生活品质。换了诊所照X光也没有骨折,到底哪里出问题?找不出真正的原因,就无法对症下药,当务之急应该找对医师,上网搜集一下,病名愈来愈清晰,前足底疼痛(跖痛) ( metatarsalgia )。

至于,造成的原因,网路说:「造成跖痛的原因很多。」我从跑者的身份来分析,应该是过度使用(overuse),以及跑姿不正确导致足底压力分布不平均,过度集中于跖骨头所造成。

过去,我已做过的治疗有:急性期的冰敷消肿、吃消炎药、肌肉松弛剂、擦消炎药膏、物理治疗热敷+电疗、自创民俗疗法左手香消炎、停止练跑,做了一堆努力仍然无法缓和症状。

黑与白之间还隐藏灰色系

努力治疗看不到效果,无止尽的痛苦,我再也无法忍受。病急切忌乱投医,所以,另谋听起来很厉害的足踝外科专家治疗,希望找到足趾痛的真正原因,达到药到病除之效。这次来到大医院,看诊的过程不如预期,遇到没耐心的医生,他的理论是天生足趾不良,不可逆天、勉强,跑步没有那么简单,42K不是一般人的脚可以承受的距离,劝你立刻悬崖勒马,骑脚踏车、游泳都可以,别再铁齿硬要跑步换脚疼。我表面乖乖的听训,内心不服气:「如果我要放弃跑步,就不用来找你。我需要你的帮助,克服逆境,不是来让你叫我放弃。」我遇到一个没有同理心,完全不懂落难者心情的铁面医生。

当天门诊还是有收获,医生的初步诊断疑似患了「莫顿氏神经瘤」,没有做任何舒缓疼痛的治疗,他慈悲的让我插队做软组织超音波,但也必须再忍痛11天以上。做完超音波及回诊看报告确诊是莫顿氏神经瘤,长在第三根和第四根跖骨之间,导致神经肿胀,修复功能严重受损。至于如何治疗,铁汉医生说:「我的专长是手术切除肿瘤,术后有后遗症,会不定时的反覆神经痛,季节变化时更明显,因为,手术时一定会伤到神经所致。如果你决定要开刀再来找我,若想寻求做其他的治疗方式,像是局部注射类固醇、或更高阶的复建就另请高明。」

足疼终结神医:中医针灸师

既然术后有后遗症,手术就不是选项,恭敬不如从命,我的选择当然是另谋高明。

其实,门诊第一天,我就感觉跟医生不对盘,2/10看完西医马不停蹄立刻换诊找中医师。我隐瞒刚刚从西医那儿受辱,一切从零开始,娓娓道尽1.5月来一直为脚疼所苦。中医师似乎司空见惯,没多赘词,只说一个礼拜针灸两次加吃药,治疗时程因人而异,要有耐心。我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小小的针头,活这么大了打针还会哭的像小婴儿般眼泪大珠小珠落玉盘。为了能重回马场,我豁出去了,只要有一丝希望,愿意挑战惊悚的的治疗,豪爽的答应针灸这种疗法。下针前,我故意跟医生开讲分散紧张的注意力,说时迟那时快,啪~啪~啪~数秒间我的头盖骨、大小腿及脚背已布满针头,这个中医师下针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快、狠、准」,一次疗程30分钟,疗程结束,中医师信心满满的叫我下床走走看,真是太神奇了!第一次疗程立即奏效,疼痛明显舒缓,走路轻松多了,不由的大赞「神针!」,看来我的贵人终于出现了,眼前的道路一片光明,当下决定从此在这儿耐心的治疗。

针灸的目的是舒筋活血,行气止痛,从2/10~3/12,我总共做10个疗程,想说来个十全十美。前八次,因为症状不明,字只未提「神经瘤」这个西医的病名。中医师都只是在做舒筋活血的疗程,最后两次从软组织超音波的确诊,有加强肿瘤的针穴。回顾针灸的疗程,疼痛的急性期有明显的效果,从第四指疼痛指数10分降到3分左右呈现停滞的现象,最后慢慢的降到只剩下2分痛,脚趾有轻微的剌痛以及脚前掌紧绷感的痛还在,脚掌仍然无法均衡的使力。但很明显,从针灸治疗看到成效,跟医生讨论后,决定剩下的2分痛就靠自我修复功能来接棒。武汉肺炎赛事全部取消,我也趁早死了SUB4的目标,完全停止练跑,以骑脚踏训练肌耐力。

方向对了就只剩下速度

停止针灸治疗又快一个月了,目前疼痛指数只剩下1分,已经恢复到之前赛事密集期的状态,脚前掌轻微的紧绷痛感。这次受伤的滋味煎熬难受,复建之路充满荆棘,好不容易康复到这个程度,就再继续忍一忍,等一等吧!只要,方向对了,就只剩下速度而己。我相信能够以最好状态重回马场,再创跑马人生的高峰。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种菜兼运动自律饮食抗糖

2020-4-6 9:56:40

佳家资讯

从0-99%的努力

2020-4-6 10:03: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