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曼娟:「长照2.0应该留给更需要的人!」 没想到,这真的不只是钱的问题…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妳为什么不去申请长照 2.0?」母亲的医生问。

那时的张曼娟,虽然因为照顾父母辞掉大学教职,但还有书的版税、小学堂课程和演讲的收入,她说:「我觉得资源应该留给更需要的人。」

医生说:「妳就很需要,妈妈也很需要啊!」那次看诊,妈妈状况很糟,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叫不出张曼娟的名字、连站立都觉得辛苦。

后来张曼娟申请长照2.0的资源,经评估后,每周都有物理治疗师和职能治疗师到家里帮母亲上课。

之前母亲晚上睡不着、白天叫她起床就反问:「我起来做什么?」张曼娟想找事情给妈妈做,防止她退化,「我又不会杂耍、什么都不会」,让张曼娟有着使不上力的挫折。

职能治疗师来了,带着母亲写名字、下五子棋、玩十点半、堆叠叠乐、做拼贴,常常练习,失智状况改善了。物理治疗师带妈妈运动,过去连站立都觉得辛苦,现在可以连做1小时的运动。

母亲每天都期待治疗师来,生活就规律,慢慢上轨道了。「他们真的挽救了我们!我明白了医生说的:『就是妳需要!』因为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有没有专业的带领。」

张曼娟成为照顾者后才深刻体会,照顾需要专业。不久后,她帮母亲报名了社区「石头汤社区关怀中心」的「音乐律动课」,遇到1位专业的老师,「妈妈的同学们」一开始上课时会大吵大闹、打看护,几周后完全投入,下雨刮风都欢喜来上课。「我『眼睁睁』看着这惊人的变化」张曼娟笑了。

张曼娟在社区关怀中心与妈共舞。

张曼娟在社区关怀中心与妈共舞。

张曼娟发现,台湾常见老人照顾老人,高龄儿女照顾老龄父母,疲惫却不敢言苦,因为总会有人说:「父母亲照顾你那么久都没有抱怨,你现在只不过照顾他们3、5年而已就喊累。」

面对这些充满愧疚感的照顾者,张曼娟总对他们说:「你父母照顾你时2、30岁,你现在已经6、70岁了。」

不少人因此辞掉工作,这些选择离职的中年照顾者,正值专业传承的年纪,离职不仅让个人被迫放弃生活其他面向的成长,也是整个社会的损失。

「政府已经在做了,但我深切觉得可以做更多」,走过照顾历程、受过长照2.0协助,张曼娟体会到,照顾不该是单一照顾者、家庭或社区的责任,政府可以做更多:专业人力的培育、系统的建立,这都不是单一照顾者「有心」或「努力」可及。就像国家负起小孩的教育,政府也该在社会高龄化时扛起更多老人的安养责任。

张曼娟想到的是10年之后,她也将逐渐老去,从照顾者变成被照顾者,她期待,当那天到来时,我们的国家,可以提供照顾者和被照顾者更好的支持系统。

什么是「长照2.0」

这是政府为了因应高龄的台湾社会推出的政策。「长照1.0」建构了许多居家服务、社区服务的据点与资源,希望在外籍看护与机构外,提供更多项的照顾选择,包括照顾服务、居家护理、复健服务、喘息服务、交通接送、辅具服务、营养餐饮和机构服务8项。

「长照2.0」整合1.0分立的服务,让使用者方便申请,并新增以下项目:失智照顾、原住民社区整合、小规模多机能、照顾者服务据点、社区预防照顾、预防╱延缓失能、延伸出院准备、居家医疗。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反击谭德塞欧洲127位政要指WHO歧视台湾民众

2020-4-11 18:07:26

佳家资讯

人生很少有事情可以自己作主,生死大事自己作主,简直太奢华、太幸福了!

2020-4-11 18:13: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