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者才懂的旅程「辛苦也幸福」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张曼娟成为照顾者迈入第5年,父亲思觉失调、母亲失智、双亲因年老身体功能陆续退化,她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如今的笃定安心,在公开场合、在个人粉丝专页,张曼娟成为「照顾者们」的倾诉者、相知者。

这些都是她一路走来,跨越无数照顾的「艰难时刻」后,终于找到稍微平衡自我与照顾的姿态。

一开始都自己来负面想法上身

初为照顾者时,张曼娟1天的生活是这样的:7点起床到市场买菜、煮午餐;8点帮母亲洗头洗澡,安顿两老吃饭,有时要上网帮父母挂号、陪父母跑医院;下午,父母托给外籍看护,她开始工作,演讲、上通告、小学堂事务等等;一直到晚上9点后,父母睡了,她才有时间读书写作。

夜里,父母亲不时醒来,张曼娟也跟着起床,常常一夜5、6次,然后天就亮了,「我经人体实验证明,只要超过1周睡眠这样中断,你后来都无法睡觉,严重失眠、不想吃东西、内分泌乱七八糟」,张曼娟苦笑,连续2、3周后,她觉得被彻底摧毁。

张曼娟爸爸妈妈现在会在家一起织毛衣。

张曼娟爸爸妈妈现在会在家一起织毛衣。

张曼娟陪父母看精神科,明明是陪病的角色,医师却语重心长对她说:「妳要把自己照顾好喔!」因为医师看过太多带长辈来看诊,半年后却自己罹患忧郁症的例子。

那时,张曼娟的确觉得自己有忧郁症,动不动就流泪,很多负面想法,「我不知道撑不撑得下去?」「也许我先走了,再看看事情会怎么发展?」

负面的情绪与精神科医师的关心同时出现,她打起精神提醒自己,「不行,我要把自己照顾好」,有时是去咖啡厅好好吃顿早餐、有时和朋友聊聊天、有时给自己一个小旅行。

四面八方支援网我知道我不孤单

所幸与照顾者重担同时到来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关心与协助,形成支援网,帮助张曼娟度过照顾风暴,让她没有手足支援的这类「独力」照顾者,不那么孤单。

父亲倒下后,相识40多年的老邻居天天来陪父亲聊天,原本没那么熟的同社区的伯伯也每天主动来敲门,「要不要出去散步?」而张曼娟几个多年的好朋友,总是说「我都在,有需要随时找我」。

还有,后来她找到的第2个外籍看护阿妮中文流利,跟父母亲沟通良好,在家里甚至像个小女儿,很多时候爸爸不听张曼娟的话,阿妮撒个娇,爸爸只好乖乖听话「喔,好」。

张曼娟的父亲最终从被照顾者成为张曼娟的帮手。最糟时连路都无法走,但生病5年后,如今可以拄着拐杖趴趴走。

张曼娟归功于父亲「革命军人」的性格,不愿意被打倒的意志,让他复健时无比坚持,自己的状况改善后,也拖着另一半一起散步、晒太阳,延缓了母亲的恶化,「我非常感谢他,虽然我成为照顾者是因为父亲,但是后来他却成为了我的帮手」。

跨越一个个照顾的艰难时刻,相较于5年前,现在的张曼娟,比较懂得照顾自己、鼓励自己,然后骄傲的说出:「可以成为父母的照顾者,是我今生最荣耀的身分,我是张曼娟!」

人已赞赏
佳家资讯

人生很少有事情可以自己作主,生死大事自己作主,简直太奢华、太幸福了!

2020-4-11 18:13:19

佳家资讯

没有一个时刻让我觉得,此刻最好

2020-4-11 18:16: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